《在此》主创团队:祝福长江边,银河里,心海中的武汉

发稿时间:2020/2/2 21:39:20
         ,

今天,远在北京的《在此》团队通过楚天都市报传来他们对武汉的祝福,


《在此》2018年由著名歌手韩磊首唱,作曲马上又,他曾经为电影《建党伟业》《建国伟业》创作过配乐及主题歌。《在此》的词作者喻江,本是湖南长沙人,却和武汉结下很深的缘分。


喻江1993年考入武大新闻学院,1994年当选为首届“全国十佳大学生”和“全国三好学生标兵”,受到国家领导人接见。


此后,她1997年保送至中国传媒大学读研,2001年进入CCTV经济频道,担任频道形象撰稿人。她被称为“央视才女”,不仅包揽了CCTV众多品牌节目如《感动中国》《魅力中国》《第一时间》《经济年度人物》《梦想合唱团》《未来架构师》《金砖之国》等主题歌的创作,还为许多知名歌手创作歌词。比如由韩红带上春晚的《众里寻你》,由谭维维带上“中国之星”的《三厘米》,以及此后收入她最新专辑的《取墨》《一箱子云朵》。此外常石磊的《天地鉴》,萨顶顶的《我闻》《只是》,还有在中歌榜获得不错成绩的《左手指月》都获得好评。


她创作的《在此》一出生便风华正茂,被武汉人称为不是市歌的市歌。


以下为《在此》创作团队通过《楚天都市报》给湖北给武汉的问候和祝福全文:


在此的心与愿


《在此》创作团队


其实无心唱歌。也无心谈歌。


关于武汉,好听的歌,感人的歌很多。愿这段时日,大家有歌声陪伴。


我们原来觉得,《在此》给热闹的武汉提供了4分18秒的安静。现在武汉安静下来,但愿安静的《在此》就这样陪着安静的武汉。


其实很惭愧。不能为武汉做什么。


我们想,此时此刻,无论我们在哪里,在什么样的处境里,我们每个人的心,也许都能帮上忙。


我们可以用我们的心,去感同身受,去安慰1400万个有名有姓的生命。那些被”疑似,感染,接触,密切接触 ,没事,隔离,接触隔离,病愈,确诊 ”分类的人群,其实是1400万个甚至更多个有名有姓的人。


他们有面目,有脾气,有性格,有语气,有各自走路的样子,有笑的样子,有各自的命运。那就用我们的心,去很真切的想象和他们的遇见,和他们问好。去问候他们,去跟他们聊一会。听他们抱怨几句,唏嘘几句,或者聊些好玩的有趣的事情,笑一会儿。然后在告别后,深深的祝福他们。用我们的心,想象着用手书写着他们的名字,一笔一划的写在这个世界所有可以祈福的地方,想象着他们安然无恙的行走在此后的时光里。愿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平安、健康、快乐。


我们可以用这样的心,走进那些被“潜伏期,隔离期,发病期,治愈期”分类的时间,那其实是成千上万的生命中很具体的一天一分一秒,这些时间,连着心跳,连着脉搏,连着呼吸。这些时间,连着一瓶水,一袋米,一棵白菜,一瓶消毒水,一个口罩。有些连着一条命。用我们的心去一分一秒的擦拭掉这时间里的浸润的眼泪和担忧。用我们的心为每个人生命里那些未来的时间,铺一条盛开着鲜花或者堆满大白菜和好吃的道路。总之,需要什么,就在我们的想象里,为他们放满什么。


我们可以用这样的心,走进每一颗心。走进每一颗心的境遇。去共同经历千万颗心里的恐慌,神经质,绝望,担忧,不解,疑惑,矛盾,纠结,愤怒,抓狂,错愕,烦躁,悲伤,或者那些无以名状的情绪。


我们去感受这样的心,或者困顿于武汉的家中,或者滞留在异乡。去感受这样的心,或者奔波在能回家或者不能回家的路上。去感受这样的心,如何纠结的去做了一个遮遮掩掩的”鄂A”车牌,去感受这样的心,如何掩盖起自己的大嗓门,在外地别说一句武汉话,就是半个音都讲。去感受这样的心,选择在无人之处,痛哭一场。去感受这样的心,或者飘荡在长江大桥,飘荡在黄鹤楼的飞檐下,或者飘荡在空荡荡的街巷。去感受这样的心,这样掩藏在口罩之下的心,在发热门诊的长队里四处张望,在病房里,彻夜未眠的胡思乱想,在输入身体的输液管里,在眼角的泪里,一滴一滴,扑通扑通,在时间里,具体而深刻的存在着,存在过。我们把所有的感同身受都汇聚起来,想象这些情绪成为河流,冲毁所有障碍。


我们当然还要用这样的心,去致敬白衣天使。去记住他们写在防护服上的每一个名字。这些名字,诠释了壮丽、可爱、生动、蓬勃、美好,绚烂,忠诚,坚韧,勇敢,赤诚,忘我……这些名字,就是大江大河,高山大海的名字。我们呼唤未来所有的幸运围绕在与这些名字有关的命运里。让这些幸运在山海间回响。


我们可以用这样的心,去深深的关怀那个每天宣告的数字。将那些数字背后的生命,一一拥抱。一一关怀。他们承担着最多的伤痛。就像与我们相聚千里万里的武汉,依然让身处世界上各个地方的我们心痛一样。这些我们不知道姓氏名谁的生命,他们身体和心灵所遭遇的一切,同样连接着我们的身体和心灵。在某一种视角里,我们都是组成这个世界的无数细胞。我们同属于万物的身体。任何一个部分的伤痛,我们都能感应。所以,我们来自心灵的关怀和祝福,一定也能分享给万物。


让我们用这样的心,在这个被叫做“疫源地”的地方,在每一个玻璃窗上画一个笑脸。在每一条街道上的风中,写一个“福”字。在每一个病床上,做一个V的手势。


我们的心,能做太多事。我们充满爱的,无私的心,大得能装下一切,也神奇得也几乎无所不能。这颗心能去宾馆、饭店,快递站,超市,居委会,能去任何一个地方,甚至能去一个口罩里,一粒药丸里,一杯水里,能去分担,去感同身受,去安慰,去知晓,去理解。去爱。去祝福,去许愿。


多一颗心分担,痛苦会悲伤被稀释。


多一颗心分享,希望与祝福会被加倍。


多一颗心祝福,福,就会早些来到。


不得不说,虽然我们不盼望伤痛,但是,伤痛一旦来了,就让我们将伤痛看做是一种力量,让他带我们去那些寻常的情绪与事件不能带我们去的地方。


这肉眼不可见的病毒,带给我们更多无形的感受和所见。带给我们更多特殊的生命体验。这是用呼吸、心跳、每一刻的状态精确的时间和空间。每一阵风,每一口呼吸,每一个触摸之处,连接之处,都被放大。我们于是将很多事情都看清。看清我们生活的结构,看清我们此前怎样编织了我们的生活。看清我们编织的依靠,安全感。看清我们定义的幸福和快乐。看清我们定义的意义与价值。


伤痛能带我们到生死之外的地方,带我们到很深很深的心里面。


病毒的微小与几近 无形,也 带我们进入无形的世界。进入更小小也更宏大的世界。


在这安静的时刻,在这一切被放大,被精确的时刻,在这数以千万人的命运之流猛然袭来的时刻,在这整个世界都感知到的事件面前,我们应该站在我们所站的地方,以这种更大的时空坐标,以这种更微妙的时空坐标,来安静的看,安静的想。想一想我们的生活。想一想我们和世界,我们和自然,我们和自己的关系。想一想我们该爱的,该在乎的,该心疼的,像观望星空一样,观望着如光穿行的因与果,如何从银河系落于一花与一沙。


不要那么着急仓促的去开始开心,不要那么着急仓促的去开始快乐。


修正我们的“心想”,才有真正美好的“事成”。


伤痛,带来了裂缝。带来了新生的可能。


这些日子,许多人回不了家。许多人出不了门。许多计划不曾实现,许多惯常没有发生,许多”以为”没有如愿,许多“竟然”竟然发生。生命出现了裂缝。我们能因此看见生命其实有无限可能。愿我们能从裂缝中,不只看到事与愿违,还能能多的看到智慧和光亮和勇气。看到更多改变的可能,看到那最明亮的那一种可能。


最明亮的可能,其实就是我们的本色。


一直在忙碌中奔跑的我们,也许能因此这猛烈的戛然而止,而回到我们的底色里。回到我们还没有那些多定语和形容词的样子里。是的,我们历经千辛万苦,褪去了欢乐的颜色,褪去了痛苦的颜色,褪去了悲伤的颜色,我们还原到自己的本色。我们和世界,就这么彼此相看。


这里有伯牙子期的生死之交,有魔幻的生长着奇花异草的楚国,这里飞着李白羡慕的黄鹤,这里大江流日夜,这里落樱缤纷,宛若人间四月。这里生命如笔墨纵横,楚字里浮现着人字的笔迹。这里有更久远时的无边的大地,赤诚的火焰,奔涌的河流,自在的风声,还有无私的无边的爱。


我们从一口呼吸开始,体会到”活着”的本意。


这也许是更具意义的回家吧。伤痛带来了涅槃般的力量。我们来到我们生命的最深处,最光亮处,最初活着的感觉里。在这里,我们重新写下生命的誓言,重新许下生命的愿望,重新看我与万物。在这里,我们将来自全世界的祝福与爱,汇聚在一起,我们像回到母亲的子宫,蜷缩成一颗种子的样子,就在这里,就在这真善美的如母亲般的宫殿里,我们开始新生和重生。


愿病毒侵蚀掉的,是生命中本该腐朽的部分。


愿因此而汇聚的爱,帮助那些美好的种子,遍地发芽。如大地一般, 将所有的一切,都化作生长的力量。


愿武汉此时经历的一切,都最终酝酿出整个城市的新生。


愿武汉的经历,给整个世界对于生命,对于医疗,对于疾病的预防与管控,带来珍贵的经验,让更多生命得以健康、平安、愉悦而欢喜的经过这个星球。


融化的冰雪,先在眼睛里流淌出来。那是春天的消息。


即使是戴着口罩,戴着护目镜,宇宙依然会映在我们的瞳孔。只要一眨眼功夫,就会开始下一个瞬间,下一个永恒。就会开始下一个我们和宇宙的初见。一切将重新开始。


在此,祝福我们能用我们每个人最美好的心,一刻不停开始祝福和许愿。


祝福长江边,银河里,心海中的武汉。


祝福每一时,每一地,每一个生命的此时此刻。



《在此》歌词


《在此》


作词:喻 江


作曲:马上又


演唱:韩 磊


古琴在此


以一千年为弦


一滴泪染我当时青衫


黄鹤在此


以你指尖为天


拈花时惊动漫天云霞


长江在此


化一地波澜为墨


无边里勾勒楚地幽兰


落袈在此


山川起伏为衣襟


人间四月绣一树樱花


古琴在此


黄鹤在此


长江在此


落袈在此


天地在此


日暮一场烟雨


天地辽阔一毫厘


长江在此


化一地波澜为墨


有情里浮现四方晨曦


落袈在此


山川起伏为衣襟


绣你名字在万花落尽


古琴在此


黄鹤在此


长江在此


落袈在此


你我在此


万年同呼吸


此时风起是知音


一抹笑泛起千万双涟漪


楚字里天生人字的笔迹


天意


古琴在此


黄鹤在此


长江在此


落袈在此


你我在此


那天那地在此


寂静一如初起


你我在此


那天那地在此


寂静一如初起


武汉精神,在此;


中国力量,在此;


相信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


来源:楚天都市报


记者:刘我风



来源: 楚天都市报 责编:殷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