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前线|陈耀的“战地日记”

发稿时间:2020/1/31 9:43:08
         

 







陈 · 耀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妇科医生


现在湘雅医院感染科

一线支援





陈耀的“战地日记”


本以为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年三十早上,一家人一边看电视新闻,一边准备年夜饭,手机微信突然“滴滴滴”响个不停----医院抗疫前线需要人员支援,我们的群里大家都在踊跃报名。来不及跟家人细说,解下围裙,收拾了一些必须用品,我就急忙赶往医院。

“你是第三个到的”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谭红莲护士长说。看到从不同的家里赶过来的姐妹们,我们会心一笑,每个人都憋着一股劲,希望能尽一份力量,打败这场与病毒的战役。


陈耀的“战地日记”


不过,因为姐妹们的关心,现在大家都知道我还没有找男朋友了。


陈耀的“战地日记”


第一天上班心里很紧张也有点慌,吃饭不敢吃的太咸,也不敢喝水,进隔离病房前先穿防护服,要按照标准流程一件一件穿,要穿四五层,帽子口罩护目镜一样都不能少,一根头发丝都不能外露,整套装备穿上后整个人都被包的严严实实,防护服密不透风,穿上去五分钟就闷到不行,只能用嘴巴呼吸,然后就开始出汗,护目镜上面全是雾气,看不太清,肢体活动也变得迟缓,我们在隔离衣上面写上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相互打气的话。


陈耀的“战地日记”


到了病房,我们首先开始交接班,了解病室动态,病房收治的都是高度疑似的患者。

印象深刻的是第一次给病人采样前心里也有点怕,到了阿姨的房间后跟她说明来意,她非常的配合,还一个劲的对我说“小妹子,大过年的还要给我们看病,辛苦你们了,有你们在,我就不怕了”。顿时觉得,我也能给别人带来希望,就一点也不觉得害怕了。

下午带一个患者去做检查,我们走的楼梯,他始终跟我保持一段距离,我知道他是怕传染给我。

做完检查上楼的时候他问我“你们这里有出院的吗?”

我回答他“肯定有出院的啊,我们今天就出了三个”

他说“哦,那我就放心了!”

第二天他就解除隔离出院了。每一次给出院的病人开门,他们都向我们表达谢意,这个时候就觉得我们做的这一切都非常值得!


陈耀的“战地日记”


在等待采样结果的时候,大多数患者都很焦虑和不安,他们会一直按呼叫铃,也会一直打病房的座机,我非常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每次我接电话的时候就会尽量跟他们多说一点,安抚他们焦躁的情绪。

有一个患者,我们隔着玻璃对话,他首先情绪非常激动和焦躁,我们的对话几度进行不下去,最后我跟他比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他突然就颔首给我鞠了一躬,我知道他在跟我说谢谢,我想这个时候对大多数人来说,心理安慰是最重要的。

我们的治疗班是四个小时换班,四个小时下来,头上的汗一滴一滴流下来,流到眼睛里也不能擦,头也非常痛,里面的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下班后到缓冲间脱掉防护服,取掉口罩,才感觉自己重生了,走到更衣室第一件事就是喝水,喝上一大瓶水,然后就是上厕所。

其实,每一天的工作都很累,但是看到跟自己并肩作战的同事还有领导的关心和鼓舞,看到那么多双渴望的眼睛和出院时对我们由衷的感谢,我就觉得还能坚持下去。希望这次的疫情能尽快得到控制,我能早日穿回白大褂回普通病房工作,大家一起加油吧!








 




 

微信:湖南新闻综合广播

微博:湖南电台新闻综合频道

欢迎收听FM102.8




 







               


来源: Fm1028湖南新闻综合广播 责编:殷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