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我和我的祖国》,今天请听第三篇《做中国人自己的盾构机》

发稿时间:2019/1/2 10:23:45
         

    《全省新闻联播》新年特别策划《我和我的祖国》,今天请听第三篇《做中国人自己的盾构机》。记者程锦采写:  
    2019年第一天,铁建重工泥水盾构机研究所所长张帅坤元月份的工作行程就排满了。这个月,所里要下线两个“大家伙”,其中一个是要穿越钱塘江、用于杭州地铁8号线施工的泥水平衡盾构机。  
    张帅坤目不转睛地观察着盾构机总装时的每一个环节,相较于直径为6米的普通盾构机,这台盾构机直径达到12米,因为杭州地铁8号线穿越钱塘江段隧道,需同时跑两列车;此外,由于隧道为软土地层,又穿越防洪堤等重要建筑,地表沉降控制要求高,考验着盾构机的“抗压控制能力”,有点类似于对潜水员的要求。  
    “压力精度我们可以达到就是正负0.01bar(压力单位),相当于人的手上拿了一个小的桔子感觉。压力越小,对上面的影响越小。” 
    如今在泥水盾构机领域独当一面的张帅坤,也曾经历过迷茫困惑。2008年,他还是一名隧道施工人员,作为盾构机的使用者,当时工地上都是来自欧美、日本的进口设备。可国外的盾构机不仅价格高昂,在施工中如果出现问题,零部件、技术人员还要临时从国外过来,延误工期不说,沟通时也总是很被动。  
    “地质决定设备怎么设计,国外设计人员设计按照国外那一套,就会出现“水土不服”的情况。我们认为这个设备根据具体工程情况,这个部件应该适当优化一下,国外(设计人员)就说我这个设备没有问题,是你使用的问题,搞得我们很被动。当时心里立志,有一天我们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盾构机。” 
    当时,听说铁建重工在湖南长沙投建了基地,要做中国人自己的盾构机,2010年,张帅坤毫不犹豫来到这里。可“白手起家”谈何容易?头几年里,办公室几乎成了张帅坤的“家”。  
    “我们前三年,基本上我们这个团队(晚上)10点之前很少下班的。画图啊,反复修改,最多的话几十张是有的。我们公司做盾构机,一个最大的特点,不买国外的技术,不与任何一个厂家合作,我们就要独立自主。”   
    铁建重工是中国铁建的子公司,系统内部施工单位积累的实践经验,为张帅坤的设计提供了宝贵的参考。功夫不负有心人,2012年10月,历时2年多,国内首台自主研发的泥水平衡盾构机在长沙下线。张帅坤清楚地记得,设备运送到沈阳地铁9号线的施工现场时已是冰天雪地,但大家的心是热的。  
    “作为设计负责人,经过百般呵护,终于出生,确实很激动很感动。沈阳零下20多度,心潮澎湃可以说是。我们这台设备在沈阳树立了一个标杆,原来这个项目计划用两台盾构机来干,由于这个设备掘进进度快,用一台盾构机干通了,为客户节省了6000万设备的费用,客户还给我们发了表扬信。” 
    这封表扬信,如一条“免费”广告,一下树立起铁建重工国产盾构机的品牌形象。  
    如今,铁建重工已成长为“世界一流”的隧道施工智能装备和高端轨道设备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创新研制了50多个全球、全国、全行业首台套产品,集团TBM和大直径盾构机市场占有率稳居国内第一,广泛应用于国内30多个省市地铁、铁路、煤矿、水利等重点工程;并为世界地下施工行业、轨道交通行业贡献中国力量,产品远销美国、加拿大、非洲、西亚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新时代的“隧道”里,铁建重工又开启了“智能掘进”的新通道。  
    “隧道施工就像我们牙齿啃东西,可能牙齿会断,以前我们都是靠人工去换,现在在开发机器人换刀;第二就是掘进,以前是手动挡的车,现在是实现自动化推进;再有就是远程数据诊断,在哪里施工,干了多少米,地面有没有沉降。” 
    2019年,张帅坤还将迎来新的挑战——设计生产长沙湘雅路过江隧道盾构机,直径达15米,这也将是世界上最大级别的盾构机。他坚信,只要努力奔跑,终会梦向朝阳。  
    “在盾构机直径方面,要在超大直径盾构机(15米盾构机)上实现零的突破。希望在盾构机智能化水平上做得更好,将来能够实现隧道里无人化施工。”
 


湖南交通频道 责编:彭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