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策划《新山乡巨变》今天播出第一篇《舞起浔龙河的新龙头》

发稿时间:2018/9/11 9:26:21
         

    湖南籍文学家周立波的《山乡巨变》,完整地描写了湖南省一个叫清溪乡的农业生产合作社从初级社到高级社的发展过程。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激活了潇湘热土,希望的田野正在变成富裕、秀美、宜居的新家园。湖南电台《全省新闻联播》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新山乡巨变》,记录湖南乡村改革的伟大实践。

    从土砖房到二层小楼,今年底,浔龙河村村民李妹又要搬新家了,这次是联排别墅,而房子不仅没自己掏钱买,还能“生钱”。特别策划《新山乡巨变》今天播出第一篇《舞起浔龙河的新龙头》,记者钟林采制。

【挖掘机作业声、房屋倒塌声】

    一声轰响,灰白色的两层小楼在腾起的扬尘中轰然倒塌。昔日熟悉的家在眼前变成一堆废墟,李妹的眼睛润润的,可心里却长长地舒了口气。

    “眼巴巴地看着那个挖机一下子(挖下去),我们建了几个月的时间,挖机只有十来分钟就挖倒了,肯定是舍不得不,两个晚上都没有睡觉。”

    浔龙河村曾是省级贫困村,村里七山二水一分田,每家每户靠着零零散散的几亩薄田,仅能填饱肚子。

    位于株术组的浔龙岛夹在两座山之间,金井河、麻林河交织环绕四周,李妹家就在堤坝一侧。1984年,李妹刚嫁到这里时,丈夫连房子都没有,两人借住在叔叔家逼仄的土砖房里。一到下雨天,漏水滴滴嗒嗒,脸盆一个接着一个,房子里总是湿漉漉的。1995年发大水,这个缝缝补补破旧不堪的土砖房被水冲垮,家没了。两个孩子渐渐长大,李妹和丈夫一咬牙,拿出所有积蓄,又四处借钱,盖起了两层小楼。

    “他们都说我那房子那个砖都有汗珠的,我们家建房子都是自己两口子赚来的辛苦钱来的不。”

    瘦田难留人。为了养家,每年开春,村里的青壮年们要外出讨生活,李妹家的新楼大门上也常年挂着一把大锁。户户大门紧闭,这一把把门锁,仿佛把村里的生机都关了起来。

【背景垫乐】

    2009年,长沙市出台政策加速推进城乡一体化发展,长沙县大力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参与城乡一体化建设。这一年,从村里走出去的企业家柳中辉带着团队返乡,想盘活村里沉睡的土地资源,让大伙过上好日子。浔龙河村党总支书记徐宏勋:

    “农村只有土地资源、生态资源,所以说我们只能从土地资源上去做文章。我们现在来看,中国的农村土地又到了不改不行的阶段。原来是要分田到户,分下去,现在需要规模化运营。”

    按规划,村民以土地资源支持浔龙河生态艺术小镇建设:村里的山、林、水、田、土都可以流转,按照每年每亩耕地600斤稻谷、林地150斤稻谷、水塘坡土200斤稻谷的价格折算成现金;村集体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参与停车场、加油站等可经营性项目,村民成为股东,坐在家里可以分红;在全省率先试点土地增减挂钩异地置换,村民拆除旧房后获得约59 万元的补偿,凭旧宅基地可在集中居住区置换一套新房,家里有1到3人能低价购买210平米的房子,每增加1人能多70个平米。徐宏勋:

    “我们把浔龙河村的土地进行整体规划,哪些地方是可以搞产业开发的,哪些地方适合农民集中居住的,哪些地方要保留乡村的自然风光,都进行了一个分门别类,搭配混合使用。”

    一场自下而上的土地改革绝非易事。村民们担心,流转土地是不是企业在圈地?不能种地自己吃什么?房子没了住哪里?为了推动新的土地改革,2010年,浔龙河村光大大小小的村民代表大会就开了163 个。最终,在政府支持、村民参与、企业推动下达成共识:不改变土地性质,因地制宜发展生态农业、养生、休闲旅游等产业。

    李妹家所在的浔龙岛地势平坦,耕地相对集中,适合发展水稻和蔬菜种植。可一有人上门说起土地流转,和田地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丈夫立马就板起脸,闷头不说话,后来只要一提起这个话题,他扭头就走。

    “我老公他以前家里很穷,小时候他饭都没得吃。对他来说,田就是命根子,就是反正要搞口饭吃了。”

    村民谭伯恺:

    “她老公是很固执很固执的那种。几十年了,山还是山,宅还是宅,田还是田,这个地方不开发它就不得富裕。”

    放不下的田和地,让李妹与丈夫困在了原地,头发一天天变白,他们再也没有能力为儿子张罗一套新房了。而家门外的浔龙河村却一天一个样。五七组曾是村里最穷的地方,连片的山地上荆棘丛生,路边茅草齐腰。自从挖掘机轰隆隆进场,没几年功夫,一幢幢高楼从地里冒了出来,游乐场、商业街增添了城市元素,青石板路、绿野木屋乡味十足,吸引了成批的游客。最显眼的是那一排排白墙灰瓦的联排别墅,正面临街有门面,屋后有院子,旁边有菜地。2015年,贺彩珍成为第一批搬进别墅的村民。她在自家一楼的门面里卖起了擂茶,一年的收入相当于以前种10年地的收入:

    “有一年八月十五那天我做了一万块钱,整个浔龙河村车全部停满了。外面好多人都羡慕我们了,有些游客还有味些,都是开玩笑说,贺大姐你们这里有招郎的不。”

    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李妹惊叹:

    “五七组(原来)是最差的地方,现在是最富裕的地方,所有的项目都到那里去了不。”

    李妹再也坐不住了,背着丈夫,偷偷地签了流转土地的协议。这一年,仅流转稻田一项,家里就分到了2000多元的现金,李妹也在家附近新建的农庄里找了一份好工作。生活有了起色,丈夫渐渐松口了,在房屋置换的协议书上签了字。在村里的集中居住区,李妹家分了两套房,这下,儿子娶媳妇不用愁了。

    “儿子大了,(房子)分了就马上就搞装修,看进去过得年不,肯定还是想住新房子不。”

    9年间,浔龙河村的村级集体经济增长近百倍,村民年人均收入增长了13倍多。靠着“生钱”的房子和土地,李妹的日子越来越有盼头。


湖南交通频道 责编:彭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