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车姓什么

发稿时间:2018/5/31 9:34:05
         

    近年来,网约车司机骚扰乘客,或侵犯乘客权益的事件不断被曝光,然而这些事件的处理结果,却几乎都是以网约车司机账号被封,而草草了事,难以服众。网约车平提供的是公共交通服务,究竟该怎样定义这一平台的属性,它应该承担起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才能更好的维护公共交通出行秩序呢?湖南电台交通频道系列报道《网约车四问》今天来听第三篇《网约车姓什么》,记者胡玉洁、刘畅报道: 
    如今,在省会长沙,已有神州、曹操、首汽等9家网约车平台,获得了经营许可资质。然而,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滴滴,却始终没有拿下网约车的经营许可,与之相应的,是滴滴被用户曝光的次数,在所有网约车平台中,也是首屈一指,居高不下。央视财经评论员叶檀认为,网约车的运营商参与的是公共交通,它的服务实质带有向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性质。因此,安全,是最起码的底线,这也决定了像滴滴这样的运营商,其业务性质、日常运营和内部管理,都不能是纯粹的资本运作游戏: 
    “滴滴要盈利无可厚非,但是盈利要有底线,在网约车领域滴滴是一家独大的,一家独大就会形成傲慢,他在市场里出现一点瑕疵,大家只能容忍,但是要有底线原则,有什么东西是绝对不能违背的,触了之后就一票否决,那这个成本比较低,监管者是做得到的,会倒逼滴滴内部对他们的整个管理体制、甚至是对他们的企业文化进行反省。” 
    梁向东教授,是长沙理工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经济贸易系系主任,他认为,以滴滴为首的部分网约车平台,在发展过程中很难去照顾用户的感受,也给市场带来一些不和谐的因素,这都是由其企业特性所决定,需要政府相关部门进行干预,将其拉回合理的轨道: 
    “滴滴应该是想解决,但是成本是比较高的,它的主观意识不是要忽略消费者需求,只是发展太快,管理跟不上,这个靠企业自发自觉的去做,跟不上,那么政府必须出面,迫使滴滴去做出改变,监管部门责任应该要多一些。” 
    作为交通领域的新生事物,近几年,网约车经历了一个野蛮生长阶段。但羽翼逐丰之后,在这一行业内,也有平台开始从网约车的定位和特色出发,自定网约车平台的行业标准,力求与传统的交通领域区隔开来,谋求差异化发展,首汽约车长沙分公司负责人周丹就谈到: 
    “你像我们就推出了首汽约车15项金牌服务标准,要求司机要有更好的服务规范,我们的车辆是自备的高档车型,加盟车辆,也是高于巡游出租车的标准的,我们还有一套完善的低评和投诉流程,我们就是要让高标准、让满意成为一种习惯和特色,自然价格也区别于传统的定价。要有差异化发展,不能让出租车活不下去。” 
    曹操专车总部杭州优行科技公关部经理陈成也告诉记者,网约车平台在结束了疯狂扩张,站稳脚跟之后,其实有责任和义务,利用网约车平台所掌握的大数据,为城市的公共交通出行优化,做出贡献: 
    “你像我们曹操,就不想野蛮生长,想把自己的大数据,运用到造车技术中来,比如根据专车司机建议,把车型中的座位做适当调整,甚至,推动研究网约车的专属车型。” 
    当然,在网约车平台努力的过程中,始终需要政府相关部门的引导和支持,陈成就表示,在目前的网约车市场,存在一些不正当竞争或是监管漏洞,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加大对网约车市场的法律法规的宣传普及,让网约车发展更加规范: 
    “比如,有些车主注册网约车以后,出了事故,找保险公司理赔,对方告知车辆性质已属于营运车辆,不在理赔范围之内,车主就傻眼了,这些其实都该是网约车平台提前做好告知工作的,如果没有,相关部门该更多的宣传,让网约车的用户和司机,都加深这块法律常识,遇到问题,可更好的维权。” 
    网约车要走向规范化管理,平台方和管理部门,都承担着重大的责任,还有大量的空白需要去填补,那么,全国其他城市,乃至国外其他地方,是否有较好的管理经验可以借鉴呢?明天请继续关注新闻快报系列报道《网约车四问》第四篇《网约车,下一站去哪里?》。 


湖南交通频道 责编:彭叶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