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永远是第一位的

发稿时间:2017/12/4 10:49:05
         

    小旺出生那年,计划生育抓得正严。怀上第二胎的,不是要躲到乡下亲戚家,就是要被抓出来杀鸡儆猴,只有他妈每天依然挺着大肚子招摇过市。并非家里有钱有势,而是父亲的申请被批准了,因为家里有一位弱智的哥哥。

    母亲拿着一根藤条对哥哥说,永远不许碰弟弟,记住没?说着扬起手里的藤条,警告他如果不听话,就要挨打。他畏缩地躲在一旁,深深低着头,由于常犯错身上已经伤痕累累。从此父母给他立了一条规矩不许他进他们的卧室,即使是吃饭,也要盛到碗里夹些菜,让他躲在一个角落吃。他经常蹲在父母房间的门边,半弓着身子向屋里望去,看着母亲怀里的弟弟,歪着头,满脸幸福地傻笑着,口水沿着嘴角流了出来。

    当年龄相仿的孩子已经学会走路时,他的嘴里却很难说出一个字来,目光呆滞,更不用说是认字了。到医院检查出是脑疾后,父亲把怨气撒到母亲身上,成年累月,母亲便把委屈强加了他。于是,他经常因为一些小事,要挨上一顿打。这时候,如果奶奶发现了,就会立刻拉他出门,口里一直絮叨着孩子,你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上受罪呀?

    弟弟慢慢长大,已经咿呀学语,蹒跚走路,全家人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他也开心,好多次,弟弟伸着胳膊,向他走来,他兴奋得手舞足蹈,只是母亲总会慌忙跑过来,把弟弟抱开。

    母亲教弟弟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却从不教他叫哥。他每天在屋子里,母亲不在时,他都要吃力地大声喊,哥哥。他想让弟弟听到,学会叫他哥。功夫不负有心人。有一天,正蹲在地上玩的弟弟,抬头看着他,竟然清晰地叫了一声哥,他激动得满脸通红,拍着手掌跳起来,忽然跑过去,有力抱住弟弟,眼泪和口水一起流到弟弟身上。

    长大后的他看着总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对着他傻笑的哥哥,心中充满厌恶。他是自小被别人喊傻子他弟长大的,他对这个称谓憎恶至极,自尊受挫,想大声叫喊我叫张家旺,不叫傻子他弟。也曾因此将那些孩子的鼻子打出血,可是没有用,他们仍然那么叫。他渐渐习惯了,却加深对哥哥的恨,恨不得他滚得远远的。

    一起吃饭,一人一份菜,他总是喜欢挑哥哥盘子里他喜欢吃的那份,把自己不想吃的全部倒给他。而哥干脆让他吃个够,先吃饭,最后才吃剩菜。家里有零食,哥哥也把一大部分让给他,他在安然接受之时,却清晰地看到哥哥的眼里,流出了眼泪。

    有一天,他去上学,忘了带笔盒。他和几个同学在前面走,哥哥在后面跟着,嘴里吱吱唔唔的。他已经习惯了,不回头看。一个同学说傻子他弟,你傻子哥要是这样老跟着你,只有一天你会变成傻子。他气得直冒青筋,打了对方一拳,同学捂着胸口嚷,看来你们全家都是疯子。他们厮打起来,他被对方压在身下,正要接受他的拳头时,只见那个男孩被哥哥举起,摔在地上,直滚着喊疼。

    平生发现哥哥是个大力士,却害怕同学向老师告状。那天,父亲让他们并排跪在地上,藤条无情地落下去时,哥哥趴在他的身上。他能感受到哥哥的颤抖,哥哥说,打、打我。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天,父母乐得合不拢嘴,哥哥也跟着高兴得手舞足蹈,像个孩子。它隐隐约约地知道,弟弟给家里争了气,上了大学,再也不会为他受别人的气。从此也没有人叫他傻子,而是叫他家旺他哥。

    他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哥哥走到他的跟前,给他一个小花布包,他打开,竟然是一大撂零碎钱。拿、拿着。哥,不、不花。原来,这么多年,哥哥一直都不花一分钱,也许他觉得他自己花钱没啥意思,还是给弟弟好,要让弟弟天天向上。

    他噙着泪收下了钱,说,哥,你不花吗?很久没有叫出这个称呼,吐出来有点艰涩。哥哥有力地摇了摇头,说着天天向上,笑的时候嘴巴咧得很大。

    他在纸上写下两个字兄弟。反复教他哥哥念,告诉他,兄弟的意思是先有哥哥。没有你,就没有我。而哥哥就是坚持念两个字弟兄,而且故意把弟字拖长,间断却很坚决地读,弟兄!

    第二天,他向哥哥告别,他还是说,弟兄!走远了,回头望着门槛上哥哥的背影,他哭了,哥哥那是在告诉他,哥哥心中,弟弟永远是第一位的。

 

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