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故园深处:茶马古道上的铃声
发稿时间:2016/5/6 15:36:27

    

安化老茶街

    借由举世闻名的茶马古道,一片树叶可以实现不可思议的漫长旅程。洞庭湖区盛产茶叶,依靠马帮和茶马古道,来自产茶区的茶叶运到了中亚、欧洲等地。如今,在南洞庭益阳的崇山峻岭和山涧溪流间,依然保留着南方最后一支马帮和最完整的茶马古道。环行洞庭——走进故园深处,今天播出第七篇:茶马古道上的铃声;带您走进黑茶之乡——益阳安化,探访马帮后代,在古老悠扬的马铃声里,感受数百年马帮文化的魅力。

    从资江河畔出发,一路向东,沿着麻溪水逆流而上,到了木房子越来越多的山区,就进入中国南方最后一支马帮所在地——高城了。高城,顾名思义,高高山上一座城。群山环抱之间,一条蜿蜒曲折的小溪从山涧流出,半山腰零零散散地分布着几栋青瓦盖顶的木屋,掩映在苍翠之间,竟让人有种不知今夕何夕的感叹。

    临近茶马古道入口处的半山腰间,几级梯田的上方,60岁的马帮后代老贺就住在这里。参天古树环绕间,一栋廊柱木屋,在岁月打磨中变得黑里透黄,来了客人,先敬一杯自己家制的茶,再说话,是老贺的规矩:“将茶运到河边去,100斤茶,带回来80斤米。只要运黑茶,炒好、烘干、踩制……”

    老贺跟我们说的正是他父亲那一代马帮的经历。早在明朝前期,安化黑茶就借助茶马古道,开始了它漫长的征程。此后,一代代马帮们驮着安化黑茶,爬过高山深林,淌过大河小溪,将茶叶运到天山南北、宁青蒙藏,进而销至尼泊尔、印度和中亚,甚至是欧洲。高城,是当时一个重要的转运地,来往的茶商马帮们都要在这里住上一夜。老贺记得,他的父亲20多岁就开始走马帮。本地的毛茶,用马托着,沿着崇山峻岭间的青石板小道运至麻溪河、经排帮转运至资江、再过洞庭,经长江,到汉口运往西北: “那时候父亲他到安化镇上去,要走一天。晚上就用火把。”
 

永锡桥



    高城村的背后,就是新化县的大熊山原始次森林。新化等山区的茶叶也要经高城运到麻溪河、资江边。76岁的马帮后代刘代珍从36岁加入马帮,已经在茶马古道上走了40年,他那时候主要就是从新化运茶到安化:“一匹马托200斤,3包,每包60、70斤左右。毛茶,用毛篓子、竹编装着,马背上也是竹子捆着。从新化过来走山路,要十多个小时。”

    马帮牵着马儿,行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沿途艰辛可想而知,一不留神,就可能出现人财两空的危险。刘代珍说:“都是山路,七拐八拐,没走稳,连人带马都会摔下去。”

    在交通落后的时代,穿山越岭的马帮是山区唯一的经济命脉。马帮们将茶叶、药材等山里特产运到码头上,再驮回布匹、食盐等生活用品。老贺始终记得,那时候,父亲就靠着马儿,驮回了一家人的口粮,还有来自城里的零食。刘代珍说:“我记得,有一次,我父亲挣了钱,买了牛皮糖给我吃,很好吃,很糯。”

    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马依然是高城村民运送生活物资及沟通外村的主要交通工具,在这不通公路的深山老林里,一直回响着清脆的马铃声。如今,随着公路的修通,马帮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高城和周边村落依然家家养马,住在山坡、山腰间的村民,依然靠马匹将木材、茶叶等驮下山。和老贺家木房子紧邻着的马厩内就栓着一匹马,老贺家的这匹马,已经17、8岁了,是农忙时家里的主要劳力:“摘茶叶的时候,马儿就去山上吃草,回来时,就用马托着茶叶下山,有时候,也要捡两捆柴火驮回来烧。比儿子还要好,不睡懒觉。”

    神秘悠远又刺激的茶马古道,如今正受到越来越多旅行者的关注。老贺和其他马帮后代一样,农闲的时候也会将自家的马牵到景区入口,供游客骑坐、体验。这也成为村民们的一个重要经济来源:“去年靠这个挣了14000元。”

    偶尔,村里还会组织进行传统马帮的表演。沿着村子里的小溪流,一个个马帮后代们穿着仿古的麻布衣衫,牵着马儿走在老旧的青石板路上,嘴里哼着着老一代马帮们口耳相传下来的曲调。
 

高城的小溪流



    这古老的歌声,和资江河畔的另一座现代化茶厂里传来的歌声交相辉映,在白沙溪茶厂内,工人们一边制作着千两茶,一边哼着千两茶劳动号子。伴着这歌声,如今,安化的黑茶,已经走向了世界各地。白沙溪茶厂常务副总经理肖益平介绍:“目前,国外的话,主要是销往日本、韩国等地……”

    古老的马帮们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但是,那条曾承载着山区人希望、勤劳、勇气与智慧的茶马古道上,铃声叮当,依旧热闹……


[sound]
来源: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1 
  关键字:新闻联播 
猜你也喜欢:
精彩点播
【国生开讲】遇到付假钞者逃跑,追不追?
One Direction要解散!?
阳台出现裂缝不影响安全吗?
意大利球星巴洛特利外号为什么叫巴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