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言问题药品,明星岂能置身事外

发稿时间:2012/5/3 11:17:03
    

《人民日报》:车展的主角该是谁?


  2012北京国际车展昨天落幕。车展上各种新概念、新技术、新设计,给公众留下深刻印象,然而,同样让人印象深刻、同吸引许多媒体眼球的,还有车展上大尺度着装的汽车模特。平心而论,车展引入车模,符合行业惯例,然而,如果车模反客为主,“香车美人”的风雅韵致堕落成“豪车裸模”的低俗噱头,就不仅有违车展初衷,更有违公序良俗的要求。


   退一步说,即便是把车展当作4S店的营销,广告也需要符合品牌的定位。正如有网友所追问:使用“布条装”车模的展商,究竟是要塑造怎样的品牌形象?仔细想来,忽视内涵、强调炒作,北京车展并非特例。从靠人体彩绘宣传景点到以接吻大赛进行促销,各种打擦边球博取眼球的商业活动,近年来时有所闻。对此,应该清楚的一点在于,商业活动固然需要有关注度,但靠低俗赢取的关注度,绝不能跟美誉度等量齐观。那些低俗的炒作即便观者甚夥,也不意味着商业文化的繁荣,而只是商业文化的堕落。


《南方都市报》:代言问题药品,明星岂能置身事外


  最近,毒胶囊事件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舆论除了炮轰制药企业和行政监管方之外,还对为众多有毒胶囊产品代言的明星提出了质疑。包括孙红雷、张丰毅、陈建斌等分别代言了修正药业多款产品的9位明星,成了众的之矢。    


  一种常见的辩护声音是,明星也是凡人,并不具备更强的鉴别、审查和监督能力,所以不该为此负责。不过,这样的说法恐怕很难服众,明星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在拥有大量支持者的同时,他的一举一动也必然需要考虑更多。通过代言,明星获得颇丰的利润,那么,为何一旦所代言的产品出现问题,明星就可以用自己没有审查能力来推卸责任?以孙红雷为例,他在广告中自信满满地告诉大家“修正药,放心药”,但在出问题之后,却没有丝毫的歉意。    


  事实上,在发达国家,无论哪一个领域的明星,对于药品的代言都极为慎重,除非代言者本身有确切的材料自证,否则一旦出现问题,就将面临涉嫌欺诈的指控。而在我国,常常表现为明星只问价格,不问质量。而涉及到消费者的反制运动,则基本上处于个别现象,远未形成规模效应。


《浙江日报》:“路怒症”缠上有车一族 开车骂人成常态


  “开车当防‘路怒症’!”在轿车日益普及的今天,不少人下车是绅士,上车是“野兽”。据了解,“路怒症”的特征有:开车骂人成常态;驾车情绪容易失控,一点堵车或碰擦就有动手冲动;喜欢跟人“顶牛”;开车时和不开车时脾气、情绪像两个人。


  一份调查显示:面对强行超车、随意并线等情况,46.8%的车主会抢到前面爆粗口;26.1%的车主会选择超车去斗他;17.1%的车主会闪灯、鸣笛表示不满;只有10%的车主认为无所谓。


  道路越来越堵,开车不如走路快,能不郁闷吗?浙江大学心理系认知发展研究所教师徐青就说,“路怒症”并非疾病,却是一种不安定情绪的有害累积,长此以往,开车时会习惯性地产生负面情绪,甚至引发负性因素大爆发,导致情绪失控危及他人。专家认为,消除“路怒症”,要从关爱自己开始,比如车内可稍作布置,使其温馨舒适;随身可带零食、饮料等犒劳自己,或者将家人的照片放在车内,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武汉晚报》:武汉治庸办暗访商务局:迟到职工换发型欲蒙混


  最近,武汉市治庸办对武汉二十余家党政机关工作进行了暗访。暗访发现,多数机关工作秩序井然,无迟到早退现象,但有个别工作人员较为懒散。有的单位还在办公室门口还设置白板,标注了外出工作人员的去向、请假理由。不过,暗访组还是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4月28日上午,暗访组来到武汉市商务局。8点35分,一位女职工来到门口,发现有摄像机在门口拍摄,转身就跑。过了一会儿,这位女职工换了个“发型”,快步走进大门将原来的发辫解开,成了披肩发。暗访人员上前,点破其身份,这位想用换发型来蒙混过关的女职工不好意思一笑,表示“今天有事晚了一点”。

  

《北京青年报》:保育员舔猴屁股演绎最朴实敬业


  日前,武汉动物园猴馆保育员张帮胜,竟用舌头舔一只小猴的屁股!而且一直舔了1个多小时,直到小猴拉出一粒花生米。据了解,这是该动物园繁育出的第一只小黑叶猴,十分珍贵,在“五一”小长假首日,张帮胜首次将它放进猴馆与游客见面。岂料,有游客用花生喂食小猴,还没长出牙齿的小黑叶猴将整粒花生米吞了进去出现了消化不良,不得已,老张才采用这唯一可行有效的法子:给小猴舔屁屁。  


  作为一种以饲养和繁育动物为职业的人来说,对待动物特别是珍贵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无疑就像是在对待自己的孩子,脏与苦与累都是心甘情愿的,看到自己辛苦十年才繁育出的“孩子”出现生命危急,做父母的根本不会在乎一切,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老张给小猴“舔屁屁”不仅是一种“溺爱”的体现,更是一种真诚的敬业。


  老张给小猴“舔屁屁”,挽救了这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生命,同发生在很多普通劳动者身上的敬业一样,这样的敬业是最朴实、最真诚的,我们国家各项事业的发展和进步,不正需要这千千万万最普通的劳动者谱写出最生动的敬业篇章吗?


《上海青年报》:巨星何时才不是冲钱来华


  艾弗森、罗德曼等人近日随美国传奇巨星队来华打商业赛,被爆出主办方对他们的“媒体专访”进行了明码标价,像艾弗森,报纸杂志5000美元,视频网站10000美元。这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新闻,也谈不上有多让人看不惯,毕竟人家操办这个东西,就是纯粹为了赚钱。国内球迷中也有这个市场,很多球迷就说了,我们就是爱看怎么了? 只是,怎么想想就有那么点儿不甘,自从中国的GDP号称到了全球第二,这样赤裸裸以圈钱为目标的事情就多了起来。这些年事已高的巨星们,还从不愿意因为自己是来赚钱的而收敛一些,经常摆出一副“高傲架子。  


   赚钱应该是有成本的,并不只是出来象征性地拍两下球,摊开双脚傲慢地瘫坐在椅子上说两句“你好吗”,就可以轻松地收钱走人的。当然,最应该反思的也许是我们自己,怎样才能让人觉得,值得让他们来的,并不只是因为有钱可赚。比如,这里有值得他们较量一番的东西,有值得他们跑来感受一番的东西,有值得他们深思觉得可以弥补自己生活的东西?除了钱,我们还能提供什么?


责编:周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