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深高铁“牵手”武广高铁 粤港澳开出“动力快车”

发稿时间:2012/3/31 10:45:42
    

下月起,广铁集团将实行一份新的列车运行图,届时,深圳北与长沙南、武汉之间,将开行20对直通高速动车组。


1911年10月5日,广州大沙头站和香港尖沙咀站分别开出一列直通旅客列车,广东首条铁路广九铁路(“广深高铁”前身)全线正式通车。


12年后,广九铁路试图与粤汉铁路(“武广高铁”前身)连接,但由于政治动荡,该计划无疾而终。此后又因时局变幻,两线分分合合数十年。


2011年12月,广深港高铁广深段正式运营。今年4月1日,广深高铁路段还将与武广高铁贯通运行,从深圳直通武汉只需要4小时40分。


预计3年后,广深港高铁香港段也将运行,百年“港武线”将再次贯通。


“千里武深一日还”


从深圳到武汉乘最快的普速列车Z24次约需11个多小时,如果乘广深高铁在广州南站中转换武广高铁,约需5—6小时。高铁连通后,差不多可以节约1个多小时换乘时间,真正实现“千里武深一日还”。


3月22日上午,深圳火车北站。前来购票的旅客还和以往一样,聚集在各个窗口及自动售票机前。按照十天预售期的规定,各窗口和代售点可以发售当天至3月31日从深圳北通往广州南,及沿线各车站的高铁票。而就在1天后,深圳直通湖南、湖北的高铁票,也可以在这里买到。


据广铁集团发布的官方消息,今年4月1日,该集团将实行一份新的列车运行图,深圳北与长沙南、武汉之间,将开行20对直通高速动车组,此前广遭诟病的武广、广深高铁无法直通的问题,终于有了解答。


消息发布9天后,直通高铁开始在网上低调售票,当天并无任何宣传。截至第二天中午,深圳火车站统计发现,各大售票点共有1600余张车票被领取。


“这个数量不算多,可能还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个消息。”深圳火车北站站长周震弋说。


其实,深圳人并非不关注高铁直通的消息。广深高铁在去年年底开通,但从深圳到长沙、武汉等地,仍需要在广州南站进行换乘。官方解释称,两条铁路贯通还需要一定磨合期。


新的列车运行图公布后,市民反响尤其强烈,在最早售出的一千多张票中,霍先生就拿到了其中一张。


“我在深圳工作10年,基本上一年只回一次家。”霍先生说,他的老家在湖南邵阳,在高铁开通前,深圳直通岳阳的普通列车几乎没有,回家的话只能到广州去坐车,而广州始发列车也只有一班,且是在早上8时,为此他得提前到广州住上一晚。


后来,霍先生索性自驾车回家,据他计算,从深圳开车到家至少要花10个小时。“如果是跟朋友一起回家,两人还可以换着开车,要是一个人开那就太辛苦了,而且要花掉1000多元油钱。”霍先生说,广深、武广对接之后,他回家更方便,“3个多小时就能到,开销也减少许多”。


和霍先生一样,在深圳“鹏运装饰公司”上班的武汉人邓师傅,对“高铁通到家门口”也抱有很大期待。邓师傅每年要回4次家,在未开行直通高铁前,从深圳到武汉乘最快的普速列车Z24次约需11个多小时,如果乘广深高铁在广州南站中转换武广高铁,约需5—6小时。高铁连通后,差不多可以节约1个多小时换乘时间,真正实现“千里武深一日还”。


不过,邓师傅也有对高铁不满的地方,主要是票价过高。目前从深圳北通往武汉的高铁,需要花费540元,这一价格是普通列车卧铺价的2倍多,对于普通工薪阶层,往往压力较大。


深圳北站负责人解释称,“广深高铁的票价经过了铁道部论证,应当是参照了本地区的消费水平,不过与飞机折后票价相比,仍然具有一定优势”。


财富北上掠地人才南下造城


高铁不仅使财富资本北上略地,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知识精英南下造城……


采访中,邓师傅称,高铁的开通“不只是方便了个人出行,对企业来说也是一个利好”。据他透露,他所在的公司可能会在武汉开设一家分店,这个计划已经酝酿很久,高铁贯通使两地人员、物资交流更加便捷,或将为公司扩大经营带来新契机。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物流所所长王国文称,随着高铁日渐普及化、便捷化,将引起一场新的“产业革命”,这种影响是通过人流、物流的快速频繁交换来实现的,“任何产品要想在竞争中取胜,除了要有低成本,还必须得有高速度。速度对企业来说,还意味着现金流,这关乎产品研发、生产等诸多环节。”


由于高铁具有空运的部分特性,但比空运的客货量更大,专家认为,目前高铁虽然只是客运专线,但它仍会间接影响物流、资金流以及产业迁移,“高速铁路关键是带动了人的活动,从而带来资金流和信息流。”


以服务业中的旅游业为例,随着客流往来频繁,未来深圳或将重点发展都市商务游、海滨度假游,而内地的湖南、湖北,则可凭借其优厚的自然条件,主攻生态旅游,实现双向互补。


对于商业更是如此,可以想见,未来的粤港澳等先发地区,将拥有内地市场这块巨大的蛋糕,有人甚至预测,未来在珠三角某地,或许还会出现一些可以辐射方圆1000多公里的“超级大商场”,一些中小型的连锁企业,也将在高铁沿线出现。


“高铁的出现还将加速珠三角的产业转型。”王国文说,珠三角传统制造业会加速向内地转移,包括建立研发基地,实行产品远程交付,甚至延伸金融网点。如比亚迪建立莞韶产业转移园、台达集团成立郴州代工工厂——桂达电子,等等。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高铁不仅使财富资本北上略地,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让知识精英南下造城……


3月23日10时许,一列从广州始发的G6215列车抵达深圳北站。走下车的除了闲散的游客,还有一批扎根深圳的建设者。


来自湖南长沙的小李,目前在湖南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任教,该研究生院成立于2004年,主要是为在职人士提供技能培训,包括IT、外语、财会等10大类。据小李介绍,在这所研究生院任教的老师,绝大多数都是湘鄂两地人,且大都有着较高学历。


对于小李而言,选择来深圳,主要是看重这里巨大的市场,以及良好的创业环境。长期以来,深圳乃至整个广东的高等教育,一直不被外界看好,人才缺乏已经成为制约城市创新的重要因素。虽然政府相继出台利好政策吸引人才,但珠三角城市过高的生活成本(尤其是买房压力),让很多人才望而却步,“逃离北上广”成了新一代知识青年的择业指南。


“深圳的创业氛围好,但是买房子很难,如果是在深圳工作,在江西、湖南把房子搞定,那么生活质量就会上升不少。”小李说,交通的便捷化,确实能在一定程度上让他们纠结反复的心,稍稍平静下来。小李称,他的很多同事都已在湖南安家,深圳直通湖南的高铁开通后,他们回家探亲的频率会相应加快。


在采访中,一些在深圳已经安家的市民也表示,将来可能会把小孩放在老家读书。在他们眼中,湖南、湖北的教育质量并不比深圳低,更重要的是,在深入学成本高而且颇费周折。


光明新区将不再是“西伯利亚”


高铁的服务对象都是商务型人流,这些人的消费力较强,在高铁站周边聚集,能够加速促成工商业的繁荣,高铁或许会为这片“偏远地区”开启一扇大门。


3月23日上午,崭新的光明城高铁站,孤独地矗立在凤凰社区观光路的一侧,周边半公里内没有卖场,没有写字楼,也没有任何住宅区。候车厅里聚集了100多名旅客,大都去往东莞、广州等地。


据计算,从光明乘大巴去广州需1个半小时,如果乘高铁,只需花半个小时左右。


“而如果福田站建好后,光明通往深圳市区也只需十分钟左右,这条线路会马上火爆起来的。”光明城高铁站一名负责人称。


“4年前,在得知规划建设的高铁,要经过我们这里时,我们马上萌发了在本地争取一个高铁站的想法。”光明新区城建局轨道办负责人范伟擎说。在目前广深高铁已开通的两个车站中,深圳北站是其一,光明城站是另外一个。


资料显示,光明新区位于深圳西部,北临东莞黄江镇。改革开放后,随着特区经济迅速崛起,这片深圳的“西伯利亚”地带,与特区经济差距越拉越大。2007年5月,光明成立新区,管辖公明、光明两个街道。


据当地政府介绍,新区成立后,经济渐渐起色。其中,公明街道发展尤为突出,而作为区政府所在地光明街道,却仍然比较落后,这已成为当地政府的一块心病。


2008年初,建设中的广深高铁计划穿越光明新区,当地政府力主在光明设置一个高铁站,希望借高铁站汇集人气,带动周边地区开发。不过由于新区影响力甚微,申请工作受到一定阻力。当年3月,深圳市领导在京参加全国“两会”时,随即拜访了铁道部,在多方努力争取下,光明城站终于尘埃落定。


按照《深圳市光明门户区城市发展单元规划》,未来光明新区将围绕高铁站点,打造创新型产业、商业办公、居住以及配套相融合的“光明门户片区”,这与之初新区发展内衣、模具制造等传统产业,形成鲜明对照。而目前,招商局集团、华强集团、腾讯公司等多家企业的研发基地均已落户光明门户区。“一旦企业落成,周边地区就会汇聚越来越多的人流,人多了之后,一些关联产业就会出现,比如集市、商场和休闲区。”


范伟擎对于未来的高铁经济有着清晰的判断,他认为,在多数情况下,高铁的服务对象都是商务型人流,这些人的消费力较强,在高铁站周边聚集,能够加速促成工商业的繁荣,高铁或许会为这片“偏远地区”开启一扇大门。


“高铁表面上来看,只是在做一些人和物的位移,但它确实可以改变一座城市。”王国文以他多年在欧洲的考察经验,得出了上述判断。


责编:周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