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的长沙:十八而立

发稿时间:2011/10/18 16:26:04
    

    1911年的春天,刚刚年满十八岁的毛泽东将他所描绘的未来中国政治蓝图,贴在湖南长沙一所学校的墙上:孙中山成为新政府的总统,康有为担任首相,梁启超是外交部长。这个当时看起来美好的构想,其实永远无法实现。但这位即将在中国历史上力主沉浮的少年却已经开始思考,未来中国的路到底该往何处走。纪念辛亥百年大型广播纪录片《1911年的长沙》今天播出最后一集《十八而立》:

 


    1911年初,从韶山冲来到湘乡的东山学堂求学已经有半年时间的毛泽东,又有了前往省城长沙求学的机会。东山高小教员贺岚岗接受湘乡驻省中学之聘,要到长沙任教,他答应毛泽东引荐他到自己要去任教的学校深造。不久后,18岁的毛泽东如愿考入位于新安巷的湘乡驻省中学读书。




    初到省城长沙,十八岁的毛泽东感受到了一种和乡下完全不同的社会气氛。在这里,他第一次看到革命派办的《民立报》,成为它的热心读者。当他在这张报纸上读到黄兴领导的广州黄花岗起义的新闻时,思想受到巨大冲击。他后来向人回忆说,黄兴广州起事的消息传到湖南,学生中有革命理想主义者已经开始跃跃欲试。事实上,毛泽东也是这群跃跃欲试的学生当中的一员。一天,他在一篇文章里描绘了理想中的政治蓝图,并将其贴在了学校的墙壁上。在这篇文章中年轻的毛泽东主张应将孙中山从日本召回就任新政府的总统,并由康有为任总理,梁启超任外交部长。民革湖南省委秘书长黄自荣:“他当时的思想也是复杂的,康有为是保皇派,梁启超是大学者,孙中山是革命派,革命派和维新派有什么区别,他不是很清楚。”




    几天以后,清政府发布铁路国有的上谕,宣布“干路均归国有”,这一政策将捐资民办改为国有后将路权作抵押向列强举债,实则上严重侵害了此前参与民办募股的广大民众的利益。这一做法导致全国爆发风起云涌的保路风潮,毛泽东所在湘乡驻省中学也被席卷其中。每天,学生们都关着大门演说,讲到激愤处,一些学生便将长袍卸下一丢,号召大家“快习兵操,准备打仗。”为了表示同清政府的绝裂,在一个休息日,毛泽东和他的一些朋友相约一起依然剪掉发辫。黄自荣:“毛泽东他们主要想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对当时清政府的不满,有记载称,当时有些相约去剪辫的同学不履行诺言,毛泽东便强行要求他们剪去发辫,结果有十来个人做了他们剪刀下的“牺牲者”。”




    这一年的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三天之后,确切的消息传进长沙城,革命党人无不欢欣鼓舞,但城内的政治氛围也愈加紧张。一天,一个革命党人在获得校长允许后,来到毛泽东就读的湘乡驻省中学宣传演讲,介绍武昌起义的情况,号召师生参加革命,推翻腐朽的清政府。这是一次激动人心的讲演,二十多年后毛泽东仍记忆犹新。曾撰写《湖南与辛亥革命》的黄自荣说:“毛泽东在他的自传里对这一场景做过描述,说当场有六七个学生站起来声援这位革命党人,痛斥清政府,号召建立大家起来建立民国。曾和毛泽东同学的萧三在他写的《毛泽东同志的青少年时代》中也有类似的描写。”




    听过这次演讲之后,十八岁的毛泽东兴奋难抑,这样的情绪持续了大约有四五天。他认为自己对革命不能袖手旁观,于是作出了人生的一个重大决定,投笔从戎。当兵首选去武昌,但他听说武昌的街道潮湿,于是准备去城外一个当兵的老乡处借一双雨鞋。当他来到老乡所在的军队时,驻扎在这里的新军已经领到子弹,大批开往城中。这一天是公元1911年的10月22日,十八岁的毛泽东目睹了革命党人光复长沙的情形。长沙光复后,毛泽东改变主意,决定就在长沙参军。10月下旬,在一名叫朱其升的上士和铁匠出身的副班长彭友胜的担保下,毛泽东正式成为湖南新军第二十五混成协第五十标第一营左队的列兵,随军队驻扎在法院里,饷银是一个月7元。长沙文化研究所郑焱教授说:“毛泽东7元的饷银相当高了。当时一般列兵只有5 .5元。除去伙食和生活费,毛泽东就将剩下的大约4元钱都用在了报纸上,他通过这种方式来关注革命局势和世界形势,后来,读报成为他延续一生的习惯。”




    参加新军的毛泽东生气勃发,奋发向上,他一面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一面阅览各种报纸,关注时局和革命形势。这一年,他从当时鼓吹革命的一份报纸上,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社会主义”这个新名词。随后又陆续读了一些有关社会主义的小册子,对此,他颇为兴奋,热情地写信与他的同学讨论。革命形势急剧地发展变化,武昌起义后不到两个月,全国大多数省份宣告独立。随后,袁世凯又通过南北议和窃取革命胜利果实,当上了民国临时大总统。次年,清王朝宣布退位,人们普遍兴高采烈,认为革命已经成功。毛泽东也觉得自己参军的目的已经实现,他决定退出军队,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前程。长沙文化研究所所长薛其林:“由于他读过书,会写信,所他决定离开军队时,连长和排长都劝他留下来,但是当时他认为军队已经不能实现它的革命抱负了,于是毅然决然地结束了自己半年的军人生涯。”




    退出军队后,毛泽东选择了继续求学。当时正好有许多新式学校开办,这些学校在报纸上打出了各式各样的招生广告,令正处在人生方向选择路口的毛泽东有些眼花缭乱。他报考过警政学校、法律学校,甚至投考过一所制造肥皂的学校,前后共花去了6块大洋的报名费。最终他进了一所商业学校学习,但由于学校一半课程用英文授课,一个月后他选择了离开,转而报考了湖南省立高等中学,即后来的湖南省立第一中学。他的转向获得了回报,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被省立高等中学录取。在这里,他的才华获得一位名叫柳潜的国文教员赏识。毛泽东一篇全文只有六百字的文章被这位老师认为“才气过人,前途不可限量”,做了一百五十多字的批语,并要求其他同学“传观”!郑焱:“后来,这位教员还借给他一套《御批历代通鉴辑览》。这套书共一百一十六卷,他都认真读完了。后来,毛泽东觉得学校校规刻板,课程有限,就又从省立高中退学了。”




    退学之后的毛泽东寄居在长沙新安巷的湘乡会馆,每天步行三里路到浏阳门内定王台的湖南省立图书馆自学。在图书馆,他第一次看到挂在墙上的一张世界大地图。他才知道世界原来是如此之大,中国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而自身所在地方在地图上甚至无迹可寻。这一发现,强烈冲击着这个走出乡关才一年多的知识青年。半年之后, 他结束了这种漫无目的的读书状态,考入湖南省立师范学校,正式拉开了自己波澜壮阔的人生序幕。

 


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