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的长沙:百年湘味

发稿时间:2011/10/18 16:23:00
    

    1911年,长沙又一村的湖南省巡抚衙门里竟然一年内换了四任主人。年初的保路运动被强行镇压后,湖南巡抚杨文鼎被陕西巡抚余诚格接替。辛亥革命爆发后,巡抚衙门变为了都督府,焦达峰和陈作新等革命党人成为了这里的新主人,但十天之后的一场兵变,又将立宪派人谭延闿推上都督府主人的位置。这时已经到了1911年的11月,革命势态在谭延闿的维持下渐趋稳定,眼看着这动荡不安的一年临近年尾。长沙坡子街的火宫殿也逐渐恢复了以往的热闹。纪念辛亥百年大型广播纪录片《1911年的长沙》今天播出第九篇《百年湘味》:

 


    从苏家巷的豪宅去坡子街的火宫殿执事,叶德辉坐轿子最多只需花10分钟。作为辞去清朝吏部主事官的大人物,回到长沙这片小天地,叶德辉的声名威望自然不容小视。自从1894年回长沙,他就被公推掌管了火神庙。当时的火神庙占地范围从坡子街划至了三王街、衣铺街,有铺面住房,有田产,香火旺盛、捐资丰厚。在叶德辉的主持下火宫殿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吃市场。长沙火宫殿餐饮公司文化顾问李家华:“叶德辉是大文人,藏书家,当过清朝的吏部主事,但只做了三年,他要回长沙,他家父亲有实业,也不靠京城的官禄,他在长沙是当过京官的,下不得地,当时是全国四大藏书家,大家公推他主持火神庙34年,一直到1927年,农民运动兴起,因为他反对,被枪毙了。”




    到1911年时,叶德辉掌管火神庙已经有17个年头了。这些年,叶德辉手里积攒了一些银两,正筹备着把火神庙后院的三座庙阁拆了改造成“丽泽学堂”,让贫困家庭的小孩免费入学。即便如此,叶德辉在长沙市井百姓中的口碑并不好。作为晚清和王国维齐名的国学家,他是思想顽固的保守派。更令民众不齿的是。在1910年长沙抢米风潮前,叶德辉积谷万余石,却硬是不肯平价售出。晚清政府用铁血手段镇压抢米风潮后,为平息民怒便将他的功名革除。辛亥革命爆发后,他便前往南岳衡山躲避风头,后来见形势趋稳才又回到长沙。第二年,时任湖南都督的谭延闿听闻黄兴即将返回故里,为了表示欢迎决定把长沙的德润门改名为黄兴门,把长沙最繁华的商业街坡子街改名为黄兴街。但这一做法却遭到了叶德辉的阻挠,他竟然让清道夫将新换上的黄兴街街牌撤了下来,并写了篇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的《光复坡子街地名记》,沿街散发。对此,谭延闿深表无奈。李家华:“谭延闿是个督军,是个国民党的元老,也是大文化人,字写得好。谭延闿是个美食家,最有名的祖庵菜系,是湘菜经典之一。都是出自谭延闿的家谱,他会写,会品尝,著名美食家,他的厨师到社会上都非常著名。”




    和顽固不化,逆潮流而行的叶德辉相比,谭延闿可谓是个识时务的俊杰,在那个政权更替的复杂时局中,他从清末科举会试的第一名到湖南咨议局议长,再到湖南都督、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驰骋政坛二十年之久。谭延闿早年丧偶,孙中山为此曾自作红娘,想把妻妹宋美龄介绍给他,却被谭延闿以“不娶二妻”为由拒绝。他曾戏谑自嘲道:“‘吃喝嫖赌’四件事,嫖赌与我无缘,吃喝是在所不辞。”在长沙他曾三次从都督任上起落,但他面对美食的好胃口却一直没有变,1920年,他曾用的家厨谭奚庭到长沙青石桥的名店玉楼东当主厨,一时间改变了“官不入民家”的惯例,招来许多达官贵人在玉楼东宴请宾客,这家始建于1904年的湘菜老店玉楼东生意也愈加红火起来。玉楼东酒家办公室主任李力:“1920年谭奚庭主厨的时候,当时有官不入民家,当官不到普通酒店吃饭的,自从谭奚庭来了后,改了这个惯例,大会宾客于此。有平民百姓也有达官贵人。”




    其实,玉楼东在创办的时候就是属于当时比较高档的酒楼,清末就有接待过贵客。湘军解散后,长沙聚集着手头有钱的退伍兵,奢靡之风盛行。青石桥一带,也就是今天的解放西路附近形成了餐饮行业一条街,“潇湘”、“玉楼东”、“曲园”、“天然台”、“奇珍阁”等大酒家都集中在这一块。湘军首领曾国藩的孙子翰林院士曾广钧,在玉楼东吃到特色菜麻辣子鸡和汤泡肚尖之后所赋的那首诗,至今还是玉楼东最好的广告。据长沙历史学会副理事长梁小进说:“据说曾国藩的孙,从小被誉为神童的,天子门神的叫曾广钧,他在玉楼东吃饭,吟了一首诗,其中有两句就是麻辣子鸡汤泡肚,令人常忆玉楼东。”




    谭延闿对美食的品味不仅限于燕窝鱼翅等豪华菜色,对市井小吃他也很喜欢。1893年开在三兴街的杨裕兴面馆是一家小早餐店,在卖面粉之余还卖汤圆。但经过十多年的经营,店主杨心田已经靠味道和口感打开了局面。谭延闿在长沙时,最爱吃杨裕兴和甘长顺的面食。有一天,谭延闿一行人在集市点了一份牛杂火锅,吃完后谭仍意犹未尽,美食家灵光一动,吩咐随从拿鸡蛋面下在火锅汤中。稍煮一会儿,顿觉清香扑鼻,滑润爽口。杨裕兴餐饮办公室主任王建华:“我们当时首创鸡蛋面,面里加鸡蛋。在杨心田手里就有了。首创就是杨裕兴的。在满足口腹之快后,想起自己的几度沉浮,谭一时百感交集,当桌吟出了“千丝万缕锅中沸,四水三湘眼底藏”的句子。”




    后来杨心田的儿子杨菊邨接管了杨裕兴以后,在青石桥购置了三层楼门面,把杨裕兴红红火火地办了起来。那时候的青石桥,其商业繁华程度可以和北京的天桥媲美。既有百姓出入的杨裕兴的面,德馨斋的饼,奇珍阁的卤面,也有名门出没的徐长兴的鸭,玉楼东这样的酒家,家家毗邻或对面汇集在一条街。虽然1938年的文夕大火将这里的商铺烧毁殆尽,但是今天,我们依然能在解放西路附近找到这些百年老店,品尝百年不变的长沙味道。

 


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