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的长沙:工业先声

发稿时间:2011/10/18 16:18:21
    

    今天的长沙有着娱乐之都的美称,但是在一百年前,入夜后的长沙城却只有微弱的煤油灯零星照亮,这一状况到1911年五月出现改观。一家名为湖南电灯公司的企业在长沙创建,可以供2000多盏电灯使用,长沙从此进入了电灯时代。纪念辛亥百年大型广播纪录片《1911年的长沙》今天播出第八集《工业先声》:

 


    1911年10月31日,长沙光复已有近十天时间了,城内的工商各业都逐步恢复常态。开业运行已经超过十五年的和丰火柴厂却传出行将倒闭的消息,这令不少为火柴厂制作火柴盒的小手工业者十分惊慌,纷纷拿着做工凭据前来兑换现金。而这一消息事后证明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谣言。焦达峰、陈作新,两位新政权的正副都督在这一天,被隐藏在谣言背后的兵变杀害。引发这起萧墙之祸的和丰火柴厂是湖南最早的近代工厂,生产的火柴不仅行销本省,还远销云贵等省,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时,“和丰火柴”仍是湖南家喻户晓的品牌。

 


    激荡的时代变迁并没有放缓历史前行的脚步,这一年,成立已经十年的长沙邮务又在城内开设了四家分局,分设了30个街道邮筒;湖南传统手工艺湘绣这一年也漂洋出海,在意大利都灵博览会上斩获最优奖。而在前一年爆发的抢米风潮中,虽然一些教堂和外国人开的店铺被愤怒的人群砸毁过,但同样没有阻止外商抢滩湖南市场的脚步。这一年,英国的太古公司和日本的三井公司先后在长沙开设保险公司。这一年,距离长沙正式开埠已经有7个年头,许多外国人这时已经在长沙定居,传教、办学、做实业。长沙文化研究所教授 陈先枢:“那时候除了水陆洲,外国人和中国人都是杂居,相处比较和睦的。”


    不无庆幸的是,在百年后的今天我们仍能清晰地看到长沙城的全貌,而这归功于一位日本人。此前一年,这位日本人兴趣所致拿着相机在天心阁东边不远的城墙基址上,向西北方为长沙拍下了一组全景照片。这组照片辗转百年后,竟然保存完好。仔细研究过这组照片的长沙历史学会副理事长梁小进向我们介绍说:“100年前的长沙基本上保留了古代长沙的面貌。高耸的、宫殿式的衙门建筑,大大小小一共有83个,还有大量庙宇,庙宇不在100个以下,大量的名人公馆,私家园林,可以说辛亥以前的长沙城非常壮丽和繁华。”




    当时的长沙城和今天比起来,只相当于一小块弹丸之地,古老而高耸的城墙北至湘春路,南到城南路,西抵下河街,东达建湘路,绕城一周不过14多华里的路程。直到1917年民国湖南政府第二任都督谭延闿上任后,长沙的城墙才慢慢拆除。依湘江而建的长沙城,虽然防洪能力不佳,几乎每年都要遭一次水淹,但是其快速的排洪能力却使得当时的外国人相当惊讶。长沙文化研究所教授 陈先枢:“长沙的下水道还是很先进的,八大公沟,所有的污水都通过八道公沟流入湘江,只有生活用水,没有工业用水。”




    那个时候,大西门、小西门、潮宗门和通泰门是长沙从南到北的四个大码头,两旁还夹着很多小码头。南来北往的货物,都在码头上下,按照货品分类,又把码头分为米码头、木马头、日用品的码头。当时的日用品多转至下河街,而米大都从潮宗门下货,从码头下来的货物放进仓库以后,商贩们转手就近又拿到临河的商品集贸市场去卖了,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商贸繁华的一条街,早在百年以前,黄兴路、解放西路、坡子街沿线就已经聚集着米店、布点、南货店、旅店、酒楼等等,商业十分繁华。长沙文化研究所教授郑焱:“3000年来,长沙的中心就是今五一广场之处,就算现在扩展了无数倍还是这里,当时的商贸中心是以今五一广场为轴线的今黄兴路,今天还是商贸中心,还是步行街。”




    长沙这种以航运为主的交通运输格局在1911年出现了转变。这一年年初,几经周折的粤汉铁路长沙到株洲段竣工试车。试车当天,时任湖南巡抚的杨文鼎还出席了在长沙和湘潭交界的易家湾火车站举行的通车典礼。长沙文化研究所教授陈先枢手头珍藏有当年通车典礼时的照片,他向我们介绍说:“1911年1月27号,粤汉铁路长沙到株洲段,其实到汉口的铁路还没有通。只修到了株洲的,湖南巡抚杨文鼎,和发起修路的立宪派人士谭延闿、余兆康,这就是前面三个人,宣统二年,湖南粤汉铁路通车纪念。”




    1911年的前后,“实业救国”的观点颇为风行,商贸的活跃,物流渠道的日渐发达,进一步推高了有志于投资实业的民族资本家的热忱。在粤汉铁路长株段通车不到半年时间后,一场因铁路路权问题引发的抗议活动从长沙发酵,并迅速蔓延至全国。农历五月初一这一天,长沙城内因保路运动引发的罢工罢课浪潮仍未平息,但在湘江沿岸的六铺街,一项有些实验意味的创举却在悄然进行。由长沙商会集资创办的湖南电灯公司年前向德国一家洋行购置的3台发电机组和水管式锅炉已经运抵长沙,正在紧张的组装调试,并在当天正式发电,长沙宣告进入电灯时代。陈先枢:“发起人叫陈文玮,是个民族实业家,一直叫湖南电灯公司,抗日战争胜利后又恢复了,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还在发电。”




    虽然这家诞生于时代变革前夜的电灯公司,开业之初每天只能从晚上6点到12点,供应长沙城内约2000盏电灯的照明。但它的出现,本身就充满了强烈的符号学色彩。这时候的长沙城,各种浸淫着工业文明气息的新式生活方式混杂在时代变革的洪流中,开始在不经意之间影响和改变着这座城市。

 


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