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的长沙:热血保路

发稿时间:2011/10/18 16:00:53
    

    19世纪末,全世界都在大张旗鼓地兴修铁路,铁路至大,路权为尊,国之重柄,不轻与人,成为当时许多有识之士、乃至普通民众的共识。1911年,围绕川汉铁路和粤汉铁路路权的博弈最后演变成一场蔓延全国的保路运动,它成为了压垮晚清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直接促成了这一年十月的武昌起义。纪念辛亥百年大型广播纪录片《1911年的长沙》今天播出第六集《热血保路》:

 


    1911年1月19日,长沙到昭山段铁路竣工试车,至此,历时三年的粤汉铁路长株段全线贯通,它是长沙最早的铁路,也是湖南省内的第二条铁路。虽然竣工的时候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但长沙城内的百姓仍像过节一样,簇拥着赶到铁路沿线,好奇地看着喷着“白烟”的家伙开进长沙城。当时的火车站就坐落在小吴门周边,具体位置大概在今天的芙蓉广场附近。长沙历史学会副理事长梁小进:“搭了一个彩门,列车上站满了人,就是我们讲的旧时火车头,正在从那边开过来,上面留了几个字,通车典礼。”




    长沙至株洲这段铁路其实只是清政府雄心勃勃的粤汉线的一小段而已。这条规划中全长1095.6公里的铁路从1900年就开始动工,到1911年时仍只修建了不足100公里。更为荒唐的是川汉铁路,这条计划中全长达3000公里的铁路,因为先从东修还是先从西修竟然扯皮了好几年,直到清朝覆亡前动工还不足10公里。




    如此低下的办事效率与当初清政府“官督商办”的铁路修建模式不无关系。湖南辛亥革命史研究会常务理事阳信生:“当时,帝国主义列强正企图利用各种手段控制中国铁路的筑路权。这一图谋激起了各阶层爱国人士的普遍抵制。1903年12月,清政府顺应民意,颁布《铁路简明章程》,规定各省官商只要经过政府批准,都可以修筑铁路。商办铁路从此成为一条国策。”




    然而官督商办从一开始就存在弊端,公司经营权操纵在官僚和买办手中,他们利用“主权”的幌子借机圈地,挤占干股,坐收渔利。铁路公司更是形同衙门,冗员充斥,办事效率低下。清政府1909年曾查勘过各地自办铁路状况,截止当年规划中的铁路估算里程1600多公里,实际建成还不到45公里。而此前,为了从帝国主义列强手中夺回粤汉、川汉两条铁路的自办权,广东、四川、湖南、湖北四省民众,采用征集“民股”的办法,由地方政府在税收项下附加租股、米捐股、盐捐股、房捐股等,来筹集筑路的资金。长沙历史学会副理事长 梁小进:“1906.7湖南最开始发起保路运动。后来波及湖北四川。但是湖南带的头。成为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受年初长沙至株洲段铁路竣工试车的鼓舞,1911年农历三月初四这一天,长沙城内有一些名望的绅士再一次聚集在长沙教育总会,希望能通过公开募集的方式来推动湖南境内的铁路建设。然而民间这种集资修路的热忱在一个月之后却突遭变故。5月9日也就是农历的四月十一,清政府发布《铁路干路国有定策》,宣布将商办铁路收归官办。11天后,时任邮传大臣的盛宣怀与美英法德等四国银行签订条约,借款1000万英镑修建粤汉铁路。清政府的这一做法立即激起了民众的强烈反弹。湖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生导师、湖南省辛亥革命史研究会理事长饶怀民:“粤汉铁路在湖南的路程最长,湖南的矿产丰富,有色金属之乡,引来了资本家的投资开发,清政府把铁路收回国有,让外国人办,就伤害了民族资本家的利益。”




    5月13号,长沙一些爱国团体发出传单,抨击清政府的卖国行径,号召各界联合起来誓死抗争。第二天,在今天的太平街贾谊故居的前坪外,长沙各界群众1万多人举行集会,要求政府收回成命,恢复铁路商办,严惩卖国贼盛宣怀,并声称,如果不允许,湖南民众将集聚全力抵抗。然而,公众的呼声却没有得到清政府的任何回应,面对官方的麻木与冷漠,事态急剧扩大。16号,长沙、株洲一带1万多修路工人进入长沙罢工示威,表示坚决反对清政府卖国卖路,倡议商人罢市,学生罢课,一般居民“抗租税”。两天之后,湖南各界人士再度聚集在巡抚衙门前抗议,要求湖南巡抚杨文鼎奏请朝廷收回成命,准予商办。杨文鼎见群情激愤,便将湖南的情况照实上奏,却遭到清廷严旨呵斥。到6月份时,罢课浪潮已经席卷长沙各学堂,工农商各界也纷纷行动。饶怀民:“湖南的保路运动虽没有四川的大,但是发展早,时间长。”




     从6月16日后,杨文鼎唯恐事态扩大,采取了高压政策,军警沿街穿巷,四处巡逻,昼夜不断,如临大敌。同时英美帝国主义列强也将炮舰驶入洞庭湖,威吓示威群众。在高压态势下,长沙的保路运动声势逐渐减弱。但在湖南的带动下,湖北、广东、四川等省积极行动,短时间之内,保路风潮已连成一片,声势浩大。特别是在四川,在立宪派人士和开明绅士的引领下,民众组成“保路同志会”,短短数天,仅成都一地签名入会的便超过10万人。随着运动的深入,“保路同志会”开始转变为“保路同志军”,以保路为名发动群众,准备武装颠覆清朝。从此“保路”运动开始向“反清”运动演变。饶怀民:“辛亥革命的星星之火就是在湖南燎原。”




    面对四川日益失控的局势,清政府紧急调用湖北精锐新军入川镇压。此时的清政府已经显现出顾此失彼的疲态,10月10日,城防空虚的武昌发生兵变,一夜之间,革命党人便成了这座城市的新主人。12天之后,一湖之隔的湖南也宣告纳入革命党人的版图,省会长沙的城头插上了革命党人的旗帜。一个半月之后,成都以和平方式实现光复。而用两条铁路拉开清朝葬礼序幕的盛宣怀则被清政府革职、“永不叙用”,四年之后,落寞而死。

 



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