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的长沙:十日千秋

发稿时间:2011/10/17 9:14:59
    


焦达峰


 


    1911年10月,长沙的秋天非常干燥,空气都仿佛可以点燃。这个月的22号,长沙城在焦达峰和陈作新的领导下顺利光复,成为全国第一个响应武昌起义的城市。焦达峰和陈作新也顺理成章被推选为新政权的首任正、副都督。然而,胜利还不足十天,一场矛头直至焦、陈二人的“和丰挤兑事件”却突然结束了两位英雄的革命之路。纪念辛亥百年大型广播纪录片《1911年的长沙》今天播出第四集《十日千秋》:

 


    1911年10月31号这天清早,焦达峰和陈作新就召集革命党人到谘议局开会,讨论援赣和援鄂的问题。28号,焦达峰已经派出了革命军两个营的精锐出发援鄂。按原计划,本来还要委派原50标第2营士兵30号向江西出发的,没想到却遭到其管带梅馨的激烈反驳。借故不服从调配的梅馨此刻却正在运作一起惊天阴谋。




    这一天的会议开到中午,突然有人通报说北门外的和丰火柴公司发生了挤兑票子的事件,群众迟迟不肯散去。焦达峰旨意要城防司令部去弹压,可这时不知是谁对陈作新说,“如果副都督亲自去,让群众看到您的威风,一定可以放心,不会再扩大风潮了。”陈作新在革命党中素有倜傥不羁的声名。因为他经常酒后口出狂言,还得了个绰号叫陈梦天。湖南辛亥革命史研究会常务理事 阳信生说:“经常叫他陈梦天,喝酒,出言无所顾及的,有什么说什么,有时候说的别人不太理解。”




    出生于清同治年间,受过良好教育的陈作新志趣广泛,骑马舞剑、练拳习武、书画技艺,无一不精,有着强烈的文人浪漫情怀。28岁之前,他曾六次参加科举考试,每次都“名落孙山”;但为别人作“枪手”五次,却有三次中榜,并获得过300多两银子的报酬。为此,他曾放言“一朝得势,定要杀尽这些老朽。”




    从1903年,在立宪派龙璋的担保下加入新军后,陈作新就积极鼓动革命。在1910年那场震动全国的抢米风潮中,因动员管带陈强举义而被借故革职。被迫离开军营的陈作新并没有停止革命活动。他寄居长沙朋友家中,以教书为掩护,继续在小吴门一带的茶楼酒馆里向新军下级军官鼓吹革命。为此,他还成立了一个专为联络新军中的下级军官和士兵的革命团体“积健会”,以研究军事学为名,实则讲解同盟会宗旨,宣传民主革命。在长沙举义成功后,陈作新再一次展现了他倜傥不羁的文人性格。湖南辛亥革命史研究会常务理事阳信生研究过相关史料,据他说,陈作新的副都督名号,其实是自己争取得来的:“陈作新当时看到焦达峰为都督后就提出,可不可以像美国人一样,有个都督,再选个副都督。”


    令人没有想到得是,陈作新的这种倜傥不羁的性格却为他埋下了危险的伏笔。31号这天谘议局的会议直到下午三点才开完。由于会议中有人提议由陈作新出面处理“和丰挤兑事件”,由于话语间不无奉承,陈作新便不作推脱,在会议结束后赶忙带着十多人的卫队亲自去北门和丰火柴公司察看详情。他并不知道,昨天违令不服从调配的梅馨,这时已经在他必经的文昌阁裁缝铺附近埋伏了100多人,准备实施一起惊天阴谋。阳信生:“当时陈作新首先带了十几个人,出来处理去现场谈,走在路上还没有到火柴公司,就被埋伏在路上的士兵杀掉了。”




    梅馨此人是个颇有野心的留日士官生。25号从益阳返回长沙时,他竟然向焦达峰提出要当旅长的要求,但考虑到他没有参与长沙光复,焦达峰没有答应,而是命令梅馨带兵协同他以前的部下一起进攻江西。梅馨要求给部队8天时间休整,焦达峰不许,便产生了争执。阳信生:“留日士官申也掌握了军队,在革命中也有加入,革命成立之后,他们也没有获得什么回报,没有职位,没有招兵买马,没有给他们应有的地位,他们非常不满。”




    这个时候,焦达峰正为各派会党兄弟纷纷前来要军饷、招兵买马、升官加爵的要求而应酬着,又来一个梅馨,他自然无暇应接。自从13岁加入会党开始,焦达峰就一直在同盟会中负责联络会党的工作,洪江会的弟兄们都叫他大哥。这回革命一胜利,各个“山口”的会党纷纷涌入了都督府,一时间江湖义气把都督府搞得乌烟瘴气、混乱不堪。阳信生:“焦达峰本人也是江湖气比较重,叫兄弟们都来,显得非常混乱,同时他们也有一些封建会党残余,当时都督府的人看到他们在赶制官服,像官袍样的,陶醉于革命的胜利,当时立宪党人也对他们有这些不满。”




    在立宪派眼中,时年只有25岁的焦达峰还太嫩不足以服众;而陈作新又是下级军官出生,常年酗酒、言语出位,没有副都督的样子。参照当时湖北军政府的设置,立宪派谭延闿等人提出要分权,设立民政部、参议院。焦、陈二人并没有过多心机,见湖北是这样,也就没有反驳。阳信生:“除了民政部,他们还要求设立临时参议院,其实就是要约束正副都督,而且他们还通过参议院议事规则,说都督发布命令要通过参议院。也激化了革命党和立宪党人的矛盾。”




    26号,革命党人谭人凤到达长沙,看到焦达峰这个都督当得像个笼中鸟,便坚决要求他取消民政部、解散参议院。焦达峰起初觉得理论上应当要设立分权机构,但实际操作起来也确实有些障碍。于是30号,都督府正式下令解散参议院。这个命令一下达,早已密谋策反的立宪派和留日士官生立马就联合了起来。31号这天下午,陈作新前往和丰火柴公司察看挤兑风波,焦达峰则从谘议局直径回到都督府。陈作新在文昌阁附近遭叛兵谋杀时,焦达峰毫不知情,其时,都督府门前聚集了不少前来讨军饷的士兵,他只好放下手头的公务前去处理。刚走到都督府前坪,便被叛兵围堵杀害,死时距离25岁生日还有16天。阳信生:“因为他们两从10月23号成为正副都督,到后来10月31号被杀,还没有做到10天,我们说后来就叫湖湘二杰,十日千秋。”




    焦、陈二人遇难后,立宪派代表人物谭延闿接任都督。为缓和民愤,谭延闿下令在岳麓山厚葬焦达峰、陈作新,并建筑铜像,发放抚恤金。人民惊慌的情绪渐渐被抚平。而谭延闿手里的民国湖南政府,日后也基本保持了革命胜利成果,继续为湖北、江西等省的革命胜利提供有力支持和援助。1912年3月18号,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追赠焦达峰、陈作新为陆军上将。

 


 



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