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的长沙:长沙光复

发稿时间:2011/10/17 9:08:48
    


     一百年前,长沙四周的城墙仍然保存完好,那时侯,要进入长沙城,必须要通过城门,而兴汉门就是其中之一。现在的兴汉门早已没有了城门,指的是位于长沙市蔡锷北路与湘春路交汇处的路段。兴汉门在宋代初建时叫做云阳门。而清代重修的时候,因为位置做了一些迁移,所以又叫做新开门。今天我们之所以把它叫做兴汉门,是因为一百年前的10月22日,辛亥革命的军队推翻清政府的统治,光复长沙的第一步,就是从这里踏入的。纪念辛亥百年大型广播纪录片《1911年的长沙》今天播出第三篇《长沙光复》:

 


    1911年10月10日这一天晚上,新上任还不到两个月的湖南巡抚余诚格便收到了一则令他十分震惊的消息,300公里之外的武昌城已经被革命党人攻克。深恐长沙生变的余诚格立即深夜召集巡防营统领黄忠浩筹商应变办法。即日起,长沙便全城戒严,禁止聚众演说,严查电报信件,并委派黄忠浩为右路军统领,卫戍长沙。




    事实上,此时的长沙城革命之火已有燎原之势。上个月,肇始于长沙的保路运动在四川愈演愈烈,长沙的立宪派人士为了支持革命,组织了“长沙自治公所”,每天都有革命派的人出没于此,在街头聚众演说,连附近的巡防都已经习以为常了。湖南辛亥革命史研究会常务理事 阳信生说:“革命党人在武昌首义爆发前后,他们就会在一些公共场合发表演说,比如说庙台议事坪,发表演说,发传单,当时那个长沙自治公所,革命派和立宪派共同的据点,当时有记载,很多革命党在那做宣传。”




    湖南浓烈的革命氛围与同盟会战略方针的调整不无关系。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同盟会改变策略,将革命重心放在长江流域。这一年的5月,焦达峰和蒋翊武曾在武昌达成了两湖会盟。议定“清廷秋燥时两湖同时发难”,若长沙先发难,武汉十日内响应;武汉先发难,长沙亦然。还拟定了一套隐语和密码,用两句话共30个不同的汉字,代替初一到三十号,“祖父故”三个字则代表发难。长沙历史学会副理事长梁小进:“有个著名的两湖会盟,两湖会盟是怎样约定的,湖北先发动,湖南首先响应,湖南先发动,湖南首先响应。”




    虽然从10号开始,长沙城内的氛围陡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但革命党人获知武昌起义的确凿消息却已经是三天之后了。13号这一天,回湘省亲的同盟会员、上海中国公学教员谭心休带来了武昌起义爆发的消息,但因为谭心休并非湖北同盟会的代表,所以当时湖南革命党人还将信将疑。随后,湖北同盟会员胡燮槐兼程来长沙联络,证实确有其事,革命党人顿时群情激奋。




    而此时,曾与蒋翊武等人达成两湖会盟的焦达峰还在浏阳,并不知道革命爆发的消息。陈作新立马联合立宪派人士,在杨家山小学开会,成立以焦达峰、陈作新负责的战时统筹部。并派人去浏阳催促焦达峰返回省城,带上两万会党的兄弟,随时听候命令,进入长沙。




    焦达峰嫡孙焦福初:“他是第三天,在接到武昌起义的挂号信上写了李白的诗: 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朋友说不要去,回来不得了,因为不见家。焦达峰说,只要为革命,我牺牲不要紧,只要做出了对民族国家有用的事,只要革命胜利,我牺牲不算什么,第二天他就去长沙了。”




    为了履行同湖北的10日之约。焦达峰和陈作新起初把起义定在19号。没想到当天作为起义讯号的烽火都已点燃,却得知有些部队还没有通知到,便临时扑灭,但革命信号已经暴露。于是,陈、焦二人商议将起义推迟到23号,不想21号当天,同盟会员吴作霖跑到谘议局谒见当时的局长、立宪派人士谭延闿时,一气之下为革命壮声势,又把革命的信息再次爆露。焦、陈只好连夜决定,22号一早,长沙起义。




    湖南辛亥革命研究会常务理事阳信生:“马上焦达峰、陈作新,决定22号起义。哪怕条件不是非常成熟。焦达峰发布16道起义命令,所以22号起义开始,离两湖盟约的10天还算迟了两天。但是是第一个响应武昌首义的省份。”




    22号,起义的过程比想象中顺利。早晨8点,从贾太傅祠发出的烽烟讯号一起,北路的新军就由彭友胜带着从兴汉门进城,当他们逼进北门时,同情革命的守门巡防营全部倒戈,敞开城门,让他们长驱直入。不到十点,便先后占领了军装局和谘议局。阳信生:“一到城下喊门,城门马上打开,笑脸迎接,进入后把革命袖章给巡防营带上,等形式安稳,就请巡防营士兵吃饭去了。”




    而东路的安定超进入小吴门时稍费了一些周折,不论安定超怎么喊门,巡防营的管带一直将城门紧闭,为了减少损失,新军一直没有动武,相持到将近午时,安定超架炮佯装攻城,这时有名叫做黄国浩的小兵,不顾管带的反对,为新军打开了城门。辛亥革命志士陈浴新之子陈守宁介绍:“在长沙起义中,起关键作用,打开城门,迎接起义军。后来在援鄂的时候,他是敢死队的,最后牺牲在援鄂的战场上。”




    下午一点,各路人马聚齐,焦达峰和陈作新率领着革命军抵达抚台衙门,远远就看到门前飘着一面白旗,上面还写有“大汉”两个字,而巡抚余诚格早已逃得不见踪影,只在后院的墙上留下了个大窟窿。占领衙门后,军队撤离到又一村附近时,刚好碰到逃窜的右路统领黄忠浩,众人便起哄将其拉到小吴门城门上当众斩首了。阳信生说:“当时长沙光复只杀了4个人,黄忠浩、长沙县知事沈瀛,营务处总办王毓江、总文牍申锡绶。所以革命宣告胜利,长沙宣告光复,起义基本结束,大局已定。”




    至此,长沙起义成功,满清王朝在长沙城的统治寿终正寝。22号当晚,各派革命人士集齐谘议局开会,公推焦达峰为都督、陈作新为副都督,中华民国湖南军政府成立。是年,陈作新41岁,焦达峰25岁。




    随着湖南局势的逐渐稳定,焦、陈两人正准备接下来商量如何支援武汉和江西的革命事宜,却没想10天之后,一场蓄谋的兵变,令他们的人生之路戛然而止。

 



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