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的长沙:惟楚有才

发稿时间:2011/10/13 16:43:20
    

   


 


    1911年,按照公元纪年法是20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开局之年;按照中国干支纪年法,是辛亥猪年;按照年号纪年法,则是清朝宣统三年。这一年,距离日本明治维新已过去四十四年,越南维新变革也有五年时间了。风雨飘摇的大清帝国在这一年也最终走到了尽头。这一年的10月10日,武昌城头的一声枪响,让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土崩瓦解。而远在300公里之外的长沙城,12天后成为了最早响应武昌革命的地区。从今天开始,新闻频道潇湘之声将隆重推出纪念辛亥百年的大型广播纪录片《1911年的长沙》,今天播出第一集《惟楚有才》,让我们伴随着朗朗书声,从学堂出发,触摸辛亥痕迹,感受历史积淀。

 


    1911年7月15号,也就是宣统三年的农历六月二十。清末的天灾,外侵和革命浪潮集齐摇撼着湖南长沙这座围城。前一年,受灾荒影响,长沙城曾大规模爆发抢米风潮,成为清朝覆亡前最大的一次民变。纵然如此,长沙的新学教育却似乎没受多少时局的影响,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的态势。这一天,长沙市周南女中的校长朱剑凡先生带着他的女学生们参加了湖南省教育总会举办的长沙、善化两县教育成绩展览会,展出了他们国文、习字、地图、手工、标本、美术等科的优秀成绩。




    而这在六年之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当时,周南女学堂刚刚创办,但清政府不允许办女校,从日本学成归国的朱剑凡就把位于长沙泰安里的私宅园林改建,对外假称“周氏家塾”。直到1907年,清政府允许办女校,才更名为“周南女学堂”。后来,随着招生规模不断扩大,私塾已经远远不够了,于是朱剑凡就变卖了家产,建校舍办学堂。长沙教育科学院副院长雷建军:“周南中学很不容易的,社会上很多人反对。当时男老师上课时讲台上隔了个帘子,学生上课要摆一本四书五经在桌上,有人检查就拿上来。”




    同样位于泰安里的明德学堂,就在周南女学堂的对面,1903年,在立宪派和开明绅士谭延闿、龙璋等人的投资下,胡元倓任校长建立了长沙市第一所私立的新式学堂——明德学堂。明德的校长胡元倓和朱剑凡都是日本东京弘文学院师范速成班毕业的同学,但是和朱剑凡变卖私家花园和自家田产兴建周南不一样,胡元倓家境并不好,就算“毁家”也没办法筹集11万多银元的资产办学,于是他就四处讨钱办学,常年一把伞一个青布包四处告走募捐,因其排行第九,因此得了一个外号叫做“胡九叫化”。长沙学者陈书良:““叫化”,就是讨钱的,胡九叫化很有名,他要钱都用来教学,他家非常清贫,来客不添菜,只添个鸡蛋,我外祖父刘先生,也是教师,他就有佣人,而校长胡元倓却有没佣人。”




    新式学堂和旧时中国围绕科举制度、只读四书五经的私塾完全不同。课程安排分为小学,中学、专科和大学,科目除了国学、外语、算术,还有物理化、音乐、美术、体育。明德中学副校长陶旅枫介绍说,明德当时的体育课还设棒球和垒球,这在今天的很多学校来讲,都是一件新奇事。“新学校设立班级、内容偏重于科学知识,课程设置上有数学、物理、化学、体育、博物化学、文化、外语、等等科目。体育课当时还有棒球、垒球、是学习西方的。”




    戊戌变法失败以后,慈禧太后虽然把光绪帝囚禁了起来,但她也似乎看到了积弱的中国不能再闭关自守的现实,晚清政府开始陆续送一批成绩优异的学子到国外留学,同是湖南老乡的黄兴、宋教仁、陈天华、焦达峰、石醉六等一批信仰革命救国的年轻人都在日本的弘文学院碰头了。组织了一个“星期六会”,每周六开一次,都是湖南人,主要是宣传革命思想。石醉六的孙子石景作说:“湖南人当时组织了一个星期六会,每个礼拜六开一次,湖南人的聚会,都是讲怎么推翻满清,革命的事情,黄兴每会必到,每到必激昂慷慨地演说。”




    1903年,胡元倓和黄兴先后回国。在胡元倓的努力下,明德学堂在这一年的3月29号建立,最初的168学生大都是龙璋等董事从家乡攸县和宁乡带来的,任课老师也处于奇缺的状态。6月份,胡元倓得知黄兴回国了,立马奔赴上海,劝说黄兴来明德当老师。于是,在接下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黄兴就在明德教起了体育,偶尔还带带地理课和博物课。湖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生导师、湖南省辛亥革命史研究会理事长饶怀民:“黄兴实际上是学教育出身的,到明德任教,教体育,以教育为掩护,暗中做革命活动,利用学校的实验室,做炸弹。也培养军事人才和革命人才。”




    对于黄兴在明德做炸弹革命之事,校长胡元倓总是睁一眼闭一眼,当时除了黄兴之外、陈天华、周震鳞等等革命志士都在明德教过书,华兴会1904年成立的时候,明德的师生人数占到了一半。当然不仅因为革命党人是他最主要的教员,胡元倓才支持革命。其实,在胡元倓的骨子里,用教育来培养革命人才,就是他选择的磨血救国之路。明德中学副校长陶旅枫:“胡元倓和黄兴有一段著名谈话:公倡革命为流血之举,我为此事择磨血之人也。”




    在朱剑凡筹建周南女学堂的同一年,禹之谟在熙宁街建立了惟一学堂,后改名广益学堂,就是今天师大附中的前身;同年,熊希龄创办了兌泽中学,今天是长沙市6中;1906年,美国耶鲁大学的雅礼会在长沙建立了雅礼大学堂,1920年改为雅礼学堂,也就是今天的雅礼中学。除了私立学堂的之外,公立的长沙府中学和湖南省立一中,也在辛亥革命前后由清政府和民国政府投资建立,今天我们称其为长郡中学和长沙市一中。长沙历史学会副理事长梁小进:“近代社会制度,科学文化技术,人文思想,进入古老的中国,是个非常大的事情,使得中国从闭塞走向开放,吸收外界的先进思想,促进了中国的思想解放,进步。”




    今天看来,百年前的名校名声依然响亮,不仅仅因为这里人才辈出,更因为,他们在百年前办校时所注入的坚苦真诚、敢为人先的精神,一直在湖湘学子的身上流传、闪耀。

 



芒果广播网 责编:李文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