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矿工家的两名失聪儿

发稿时间:2011/9/12 1:18:33
    
  矿工李扬用手蒙住脸,指甲缝里都是黑的,粗糙的大手瞬间被眼泪浸湿,这个200斤煤都压不倒的矿工哭了。这个中秋节,他只买了两筒月饼。10块钱一筒的豆沙饼。

 

  他的两个儿子都失聪了,大的16岁,小的7岁,他必须省下每分钱给孩子看病。当问起他什么哭时,他说是急的,大的已经过了最佳康复期,小儿子如果还这样下去,这个家就毁了。

 

  李扬的家在资兴市汤溪镇汤边村,虽然离县城只有几十公里,可因为在大山深处,车子足足跑了三个多小时,也不知道走过了多少个山弯,才到达他家。李家的房子还是80年代的土砖房,随便用手指在砖上划一下,土砖就能掉下一大块来。木制大门因为年久失修,开关时会发出格叽格叽的声音,而除了一进门的大厅地面打了水泥,其余几间屋子全是泥地。走进李家,最“豪华”的装饰莫过于堂屋左边墙上满墙的奖状,鲜红的一片。那是大儿子李明洪从聋哑学校得回来的。这让妈妈唐久兰伤心中略有慰藉,不善言辞的她,和记者交谈的时候,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墙上的奖状,每次儿子拿奖状回来,她会当让儿子搬条凳子来,用米汤将奖状贴在墙壁上。

 

  上天残酷地夺走了李明洪的听力,却给了他一双灵巧的双手。他除了素描画得栩栩如生,女孩子的针绣也熟练无比。妈妈拿起儿子还没有绣完的十字绣给记者看。

 

  在妈妈和记者交谈时, 6岁的李临洪一直静静地依偎在母亲身边,虽然耳朵上戴着助听器,但是他依然不能听到我们的谈话。他两眼望着妈妈的嘴唇,看着嘴型在进行简单的模仿。

 

  让李扬夫妻着急的是,大儿子已经错过了治疗的机会,小儿子的病如果再拖,两个儿子都将无法听到这个世界的声音,这个家毁了,孩子也毁了。

 

  而父亲李扬所能做的,除了默默流泪外,只能拼命去赚钱。李扬每天下到几百米深的矿井里运煤,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只要能积攒到一点钱,唐久兰就会带着6岁李临洪去医院。父亲说,“我想春天就在家里种田,种茶叶,冬天我就去广西那边打零工,我就是想治好这个小孩,他家里什么都可以不管,就是要拍样这个小孩说话。”

 

  不知道收音机前的听众,有没有注意到,刚刚李家妈妈在讲话的时候,旁边一直有一股尖锐的杂音,这其实是临洪所带的助听器发出来的声音,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个出了两个失聪儿童的不幸家庭,帮助他们摆脱这个充满杂音的世界,请您伸出您温暖的手,来暖暖这些失聪儿童的心,让他们和我们一样,可以听到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旋律,最美妙的歌声。(记者邢雪娟)

责编:殷樱